楊弦的《中國現代民歌集》雖然得到了大眾的肯定,同時卻也受到了許多衛道人士的責難。當時各大報刊與大專校刊紛紛討論這種被楊弦冠以“中國現代民歌”之名的音樂所引發的風潮,其中卻有人指出,這種歌型既不中國也不現代,更不是民歌。然而對于社會上的種種論評,楊弦並不在意,在接下來的《西出陽關》等專輯中,他依舊保持了被人們指責為“不中國、不現代、不民歌”的個人音樂型態。楊弦的作品不僅在大專校園流傳,也波及到社會各階層,他對推動校園民歌運動風潮實在居功厥偉,正因如此,日後他才被人譽為“現代民歌之父”。 楊弦之後,一大批對音樂抱有熱忱與責任感的年輕人紛紛投身于民歌的創作中,例如:葉佳修、蘇來、梁弘志、施孝榮、吳楚楚、彭國華、韓正浩、邱晨--------等。民歌時代初期的作品往往以富于盛名的詩人作品為譜曲對象,既有正當其時的名家余光中、鄭愁予,也有新文學史上的巨匠胡適、徐志摩等,形成一幅詩歌相織的風雅時興。當一般唱片業者並未意識到民歌已日漸成為一種音樂發展方向時,<新格公司>卻已透過商業方式包裝、發行、宣傳民歌有成。民歌不僅逐漸轉化為在校園中流傳的"校園歌曲",甚至成為主導流行市場的主流歌曲。在新格的陣營中,王夢麟與李建復是最令人矚目的標竿型歌手。

    1979年底,美國與中共建交而與台灣斷交,台灣社會頓時彌漫一股不安與頹喪。此時著名的詞曲作者侯德健適時地創作出「龍的傳人」這首歌,當他在一次演唱會上首次發表這首作品時,立刻受到樂迷和官方極大的重視。是以,由李建復演唱的這張專輯自「誕生」那一刻起就被鍍上了安撫人心的政治光環,從而形成了由官方一手操控的流行風潮。一時間各大傳媒爭相播放,甚至 「中影」還拿它來拍攝政宣電影,做電影主題曲,可謂紅得一塌糊塗。「雖不曾看過長江美,夢裡常神遊長江水,雖不曾聽過黃河壯,澎湃洶湧在夢裡------,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永永遠遠是龍的傳人」,製作人李壽全精準的製作方向及編曲,成功地結合李建復其個人特質,將其塑造成大時代有為青年的典範。這張專輯的推出在時代氛圍的推波助瀾下,讓該曲成為一夕間最傳唱全島的歌曲,其實撇開政治光環不談,將其回歸至當年的時代背景,也才能更瞭解這首歌曲的地位:在當年困窘的國家情勢及外交處境下,其著實給了人們多少心靈上的撫慰。值得一提的是侯德健原來的歌詞「四面楚歌是洋人的劍」,因當年新聞局的審查制度而修改為「四面楚歌是姑息的劍」。在第一屆「創作歌謠排行榜」中,這首歌還蟬連了14周的冠軍。除了此曲之外,一股所謂新型態的愛國歌曲大量推出上市,藉以鼓舞全國的民心士氣。 其中如"四海都有中國人"、"誰都不能欺侮他"、 "巨航"、"風雨生信心"、"國恩家慶"------等知名歌曲,都是該波熱潮下的應生產物。當時外在的變局促成了國人的空前團結,民心的激昂也達到了最高點。那時由打歌歌星升格為唱片歌星的陳淑樺也唱了一首相關歌曲"自由女神哭泣了"。陳淑樺本為華視基本歌星,上節目時大都為別人打歌,升格為唱片歌星後陸續推出"含羞草"、"再會吧!心上人"、"愛的太陽"等專輯,當時雖未大紅大紫,但在歌壇默默耕耘了一段時日之後,竟成為影響七十年代歌壇甚巨的舉足人物。正當「龍的傳人」紅翻天之時,該詞曲作者侯德健卻因對大陸山川風情的神往,加上其大中華血緣情愫的催喚毅然前住大陸發展其音樂之路。此舉在仍是戒嚴時代的台灣政治環境中無疑是「叛逃投共」的行為,他的一干作品也旋即被列為禁歌。昔日縈繞在人們耳際的旋律嘎然而止,著實尷尬非常。之後,侯德健在大陸推出了許多專輯,雖然在台灣無緣見天日,卻對大陸往後的音樂創作產生了巨變影響。侯德健對其人生改變的一小步,卻是大陸音樂變革的一大步。

    李建復由金韻獎合集中的歌曲"歸"初展光芒,直至"龍的傳人",他憑藉著那渾厚紮實充滿書卷和古風的歌喉唱遍全台角落,唱進每個人的心靈深處。"歸去來兮"、"忘川"、"曠野寄情"、"網住一季秋"----都是他深植歌迷記憶的經典。王夢麟的出道背景和一般的校園歌手完全不一樣。他們都是經過比賽比出來的,而王夢麟原來是計程車司機,每到雨天載客時總會看到一些情景,於是便將其記了下來寫成"雨中即景"一曲,此曲經過別的歌手介紹給了唱片公司,唱片公司一聽到這首歌,便被其輕鬆詼諧的詞曲和王夢麟特殊的唱腔所吸引,除立即配唱收錄進「金韻獎3」合輯中之外,更將其列為主打歌曲強力宣傳。王夢麟果不負所望,"雨中即景"成了當時傳唱最廣的民歌代表作。同年,王夢麟推出了首張個人專輯《阿美阿美》,「阿美阿美幾時辦嫁妝,我急得怪發狂,----------」,王夢麟用"阿美阿美"一曲的光芒延續了"雨中即景"的熱唱氣勢,而該專輯中的"母親!我愛您! "、"小草 "、"盼"等曲也展現了王夢麟在輕鬆詼諧之外另一種溫柔動人的聲線。之後的"木綿道","離開你走近你"、"七月涼山"、"廟會---等,也都是民歌歷史中極重要的作品。他的"歡樂假期"多年之後在庾澄慶的哈林寶寶專輯中被歡樂重唱; 而97年陳昇更以爵士曲風重塑了"離開你走近你"這首名曲不同的音樂生命。

    同時期名歌熱唱的如火如荼,施碧梧和邰肇玫"如果" 、楊耀東"山裡來的女孩"、包美聖"小茉莉" 、黃大城"彌度山歌"、施孝榮"歸人‧沙城"、徐曉菁和楊芳儀"秋蟬"、鄭怡"微光中的歌吟"曲曲都是校園晚會必唱歌曲。其中,王海玲的"忘了我是誰"更是唱遍各種傳媒,該曲由李敖填詞,據聞,該詞是李敖寫給其前妻,當時的知名紅星胡茵夢的情詩。李敖本為史學寫作與評論大師,爾今是政治頑童;胡茵夢則成了李敖口中全世界最可怕的動物。今昔對照,人世情緣的起滅糾葛,不禁令人會心莞爾。在這波民歌運動的風潮中海山唱片雖然遠不如新格唱片影響強大,但仍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他們代表的《民謠風》合輯是當時唯一可與金韻獎相互較勁的民歌品牌。而在海山的民歌風中最為重要的人物就是蔡琴。她的第一首作品 「恰似你的溫柔」,也是創作才子梁弘志發表的處女作。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就像一張破碎的臉.....但願那海風再起, 只為那浪花的手, 恰似你的溫柔..」, 這樣既白話又有深度的歌詞與旋律,令許多愛歌人士拍案叫絕愛不釋「口」, 這也是第一首成功銜接民歌與流行跨樂風的作品,至今仍深植人心。後來隔年九月蔡琴推出的《出塞曲》專輯中,同樣有一首梁弘志的作品"抉擇"也大受歡迎,自此奠定蔡琴在國語流行樂壇上的重要地位,尤其是任何國語老歌,特別是二、三O年代、 上海時期的老歌,經由蔡琴低沉磁性的嗓音表現出來,更是別具一番懷舊幽情。蔡琴之後推出的國、台語老歌專輯,與她新歌專輯的數量也一直不相上下。海山幫另一位重要人物則是在民歌時代極為著名的創作型歌手---葉佳修。由他擔任詞、曲、主唱的首張專輯《葉佳修》標榜著「鄉村風格」,"赤足走在田埂上"、"思念總在分手後"、"鄉間小路"等作品均在歌迷中廣為傳唱。蔡琴初出道時,因長相太過普通,且外型和歌聲在觀眾認知中落差太大,第一次上電視演唱「恰似你的溫柔」時,節目導播竟在她的週遭擺上數十株大型盆栽,用以遮掩蔡琴本人的身影面貌。此舉令唱片公司反彈極大,但因當時電視生態仍是老三台完全掌控所有傳播資源的時代,得罪三台無疑自絕宣傳途徑,所以唱片公司就算氣極敗壞也只得強忍下來。也因此事件,爾後有一段時間,蔡琴的唱片宣傳活動幾乎都以見聲不見人的電台廣播為主。

    當時銀霞自美就學歸來,銀霞是影壇巨星甄珍的妹妹,也因為這個因緣,在1977年推出由其姐夫,當時的音樂鬼才劉家昌操刀的首張專輯 《民國66年在台北》。這張專輯也是劉家昌導演的電影「民國66年在台北」的同名原聲帶,專輯推出後"民國66年在台北"一曲迴響並不大,而是同年另一首電影主題曲"秋詩篇篇"卻成熱門歌曲, 但銀霞並未因而大紅,成了歌紅人未紅的玉女歌手。之後她又唱了「日落北京城」的主題曲,成績仍然平平。兩年後,銀霞推出了一張新作---《蘭花草》, 此時正逢民歌盛行之際,也讓銀霞得以以民歌手姿態再出發。這首"蘭花草"取自胡適歌詞,由新手張弼作曲,由於詞曲嶲永淺顯易學,當時簡直唱遍大街小巷。「我從山中來, 帶著蘭花草------」幾乎人人都能朗朗上口, 而銀霞也才真正嚐到了走紅的滋味。 後來她陸續再以「蝸牛與黃鸝鳥」、「結」更上層樓。銀霞在《蘭花草》與《蝸牛與黃鸝鳥》 專輯中一直和一個名為「旅行者三重唱」的合唱組合合作,這個合唱組合其中有一個成員就是後來演唱與創作皆不乏佳作的歌手---童安格。當時銀霞剪了個可愛的瀏海頭,成為與歌林唱片的江玲足以互別苗頭的"妹妹頭"玉女歌手, 這種髮型也成為當時許許多多年輕少女紛紛指定倣傚的造型。潘安邦剛出道時和陳淑樺一樣,都是華視綜藝節目中常見的打歌歌星,在葉佳修的賞識下出版了首張專輯《外婆的澎湖灣》,清新的詞曲弦律配上潘安邦斯文清新的形象立刻大受歡迎,熬了多年的潘安邦終於嚐到了走紅的滋味。同時期費玉清也以電影主題曲「白雲長在天」開始引起注意。

    在民歌風潮壓倒性的襲捲流行歌壇之際,還是有一些流行老歌手仍奮力地固守著那片通俗流行歌曲的板塊。余天的"汪洋中的一條船"、"榕樹下",劉文正的"情奔"、"曠野中的人"、"為青春歡唱",甄妮的"奮鬥"、"水悠悠"、"針葉樹",蕭孋珠的"彩霞滿天"、"你我再相逢"都是當時的流行金曲。而鳳飛飛仍以瓊瑤的電影主題曲"一顆紅豆"、"奔向彩虹"、"雁兒在林梢"揮舞著國語歌壇流行派教主的大旗。而她翻唱自日本曲的"流水年華"一曲更是當時的全民國歌。較慘的是演唱"人在黄昏裡"的禹黎朔和"海棠血淚"的江音卻都在這波民歌颶風下成了祭旗的新人。而台灣一度收視最高的綜藝節目:華視由張小燕主持的「綜藝一百」也於該時期開播,它和中視由包國良主持的「歡樂假期」與另一中視由李季準和甄妮主持的「蓬萊仙島」並稱為當時的三大綜藝紅牌,而當時最長壽的歌唱節目卻是台視的「五燈獎」。該節目以各種才藝比賽為主,想要奪冠者需挑戰至少二十五次,辛辛苦苦的通過五度五關登上衛冕者寶座後,才能拿到五萬元獎金。「一二三四五燈亮,五度五關獎五萬,-------------」,該節目中曾培養出許多有實力的歌手,如:李佩菁、吳宗憲、蔡小虎和天后張惠妹-------等。中視還曾推出同類型節目「六燈獎」與之打擂台,結果當然是招牌還是老的好。當年由五燈獎引發,陸陸續續開播的大小歌唱比賽節目至今仍引領著風騷,只是比賽方式更加五花八門,例如最近紅極一時的校園割喉戰和超級星光大道等。當年江蕾婚前最後一次出現的電視節目正是中視的《蓬萊仙島》,她沒有唱自己的招牌歌,反而唱了「往事只能回味」,似乎要為那段如歌如夢的絢爛日子畫上一個句號。江蕾走上地毯那一端之後,二十多年來,從未聽過她的任何消息,但是她清純的歌聲,還有那微笑時浮現的大酒渦,卻永遠鮮活在歌迷的心中。此時再聽「煙雨」、「在水一方」、「情話綿綿」、「純純的愛」、「初戀的地方」、「楓林小橋」仍令人百般回味。

《一顆紅豆-鳳飛飛》:



      資料來源:維也納音樂

      撰修/補充/ANDY.L

      07/09/29

      ANDY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