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oday's  Line ★★★
☆☆☆你不能不認識的足壇新寵<五>:A.Sanchez☆☆☆



隊籍:智利
姓名:亞力克斯.桑切斯(A.Sanchez)
生日:1988/12/19
身高:170cm
目前效力隊伍:英超阿森納(兵工廠)




※本站影音只供同好賞析,不提供下載,喜歡請購買正版※

    



    除了李建復和王夢麟之外,黃大城也是另一位當時知名的名歌手,"彌度山歌"、"今山古道"、"唐山子民"、"漁唱"在其寬廣宏量的嗓聲詮釋下,也走紅一時。而施效榮在"歸人沙城"中啦、啦啦啦------的拉出市場長紅後,"沙城歲月"、"拜訪春天"、"往明月多處走"、"中華之愛"、"易水寒"更是流行氣勢無人能擋。施效榮在民歌式微後,雖仍以他那原住民天生的高亢嗓音轉戰流行歌壇,但除了主唱華視由衛子雲主演的連續劇「陸小鳳」的主題曲"俠客"還稍具成績外,歌唱事業可說幾近停滯。隨後更轉換跑道拍了幾部軍教電影,目前只能在一些紀念民歌演唱會中偶見其影。當時除了男歌手之外,女歌手在這波民歌風潮中也一樣交出不少漂亮的成績單。例如陳明韶的"浮雲遊子"、"風告訴我"、"讓我們看雲去"、"下雨天的周末",楊芳儀與徐曉菁的"夜玫瑰、"露莎蘭",包美聖的"那一盆火"、"你在日落深處等我"、"看我聽我";尤其她的"捉泥鰍"更是民歌經典中的超級經典。「池塘的水滿了,雨也停了,------小牛的哥哥帶著他捉泥鰍,大哥哥好不好咱們去捉泥鰍。」,其時當初原本的歌詞是「小毛的哥哥帶著他捉泥鰍」,但在送審時卻因"毛"字在當時戒嚴氛圍中怕引起無謂聯想,最後才改成"小牛"出版。

    齊豫自第二屆金韻獎大賽奪冠後,立即被新格唱片招納至旗下。1979年,推出個人的首張專輯《橄欖樹》。齊豫以其得天獨厚的嗓音,及獨特的空靈唱腔詮釋歌曲方式,展現出一種她與其它流行民歌截然不同的藝術氣息。而她專輯的製作人李泰祥亦是流行樂壇上獨樹異幟的古典派大師,他的創作常常既屬古典亦兼流行,這二者在他音樂功力的鋪陳下,總見其作品中那份令人舒坦的和諧。早前李大師除盡力於流行歌曲的創作外,更出版了兩張將中國和台灣民謠以管弦樂重新演奏名為「鄉土‧民謠」的純演奏專輯。"紫竹調"、"馬車夫之戀"、"小河淌水"、"青蚵嫂"、"一隻鳥啊哮叫叫"、"天黑黑"------等民謠在他的編曲與指揮演奏下,重新開程了新的音樂生命。這兩張專輯至今仍是筆者的嗜愛之一。李泰祥將齊豫的美聲視為一種樂器,盡其旋律恣意譜寫,為民歌時代創造出一種更具藝術價值的曲風。《橄欖樹》專輯中的「歡顏」、「橄欖樹」、 「走在雨中」當時被屠忠訓導演的電影《歡顏》選定為主題歌曲。而隨著電影的上映更成為樂壇和影壇都關注的焦點,這部商業電影不但捧紅了女主角胡慧中與主唱齊豫, 也讓校園民歌在經過商品包裝後,首度進入電影中。其電影票房不但打敗了當時集結包括二秦二林在內的所有電影票房巨星所拍攝的愛國電影〈成功嶺上〉,電影歌曲更是打敗同時的所有流行歌曲與民歌,成為最受歡迎與傳唱的冠軍金由。「歡顏」一曲在隔年更獲得金馬獎最佳電影插曲的殊榮,而《橄欖樹》專輯也被讚譽為民歌時代無以倫比的經典代表作,這首「橄欖樹」更在二十後年後由歌手孫燕姿及費翔重新翻唱,再造一股流行。 齊豫那如從花間飄散出的歌聲,在大師李泰祥的巧手妙音中得到淋漓盡致的發揮。其實他們二人的合作是始於「金韻獎3」合集中一首叫"春天的故事"的歌曲。這首歌的原曲本是李泰祥為乳製飲料"健健美"所作的廣告歌曲,「營養健康又快樂的健健美,一天喝一瓶,甜甜蜜蜜營養------。」,之後該曲被唱片公司相中,由李泰祥親自重新填詞,交由齊豫演唱。「黃昏的時候我散步到小溪旁,-----------,我不禁問他啊!春天的故事,-------」,而齊豫如花香般輕盈醉人的歌聲,也果真讓這首歌充滿著一股恰如春天的怡人氣息。此歌雖是小品,卻雋永的讓人回味再三。

    挾著"忘了我是誰"的超高人氣,王海玲在首張專輯《偈》中將個人的歌聲魅力完完全全的推至頂峰。「偈」字音"ㄐ|ˋ"意譯為佛教文學的詩歌,音譯相當於梵語gth的原文,其本質是為頌。每偈由四句構成。該專輯的主打歌"偈"是新派詩人鄭愁予的詩作,由蘇來譜曲。由於偈字當時很多人知其音,因此還在唱片封面上加上注音,這也算是另一種唱片創舉。《偈》是名製作人李壽全在新格時期的代表作。李壽全在製作這張專輯時,完全依照王海玲清亮昂揚的嗓音特性來選擇收錄的歌曲。僅管王海玲當時還是個高中學生,可能不盡然完全了解歌曲的涵義,但她仍把每首曲子都表現得臻於完美,也讓《偈》這張專輯成為民歌時期中不可多得的經典佳作。由於製作人李壽全深受西洋搖滾音樂的影響,加上陳揚在編曲手法上也一直以前衛及實驗性著稱,所以這張專輯不首痕跡地運用了許多西洋歌曲的音樂元素。這也讓整張專輯在音樂性上顯得多樣化而富於開創性。「不再流浪了,我不願是空間的歌者,-----------」,佛語的禪妙,聲曲的空靈,讓民歌在太多自慰式的風花雪月和勵志曲調中,稍稍清明了一些不同的方向。同時期,鄭怡嘹亮了"微風往事"而馬宜中和王新蓮則輕響了"風中的早晨"。

    雖有前車之鑑,但主攻流行歌曲的唱片公司仍未氣餒,同年歌林唱片推出了拷貝自東洋偶像路線的"第一代"玉女歌手-----江玲與沈雁。 她們二人的成名模式相似,都是先加入華視歌唱訓練班、後來由於拍攝廣告而被唱片公司發掘。 江玲與沈雁常被相提並論,兩人都具有清麗亮眼的外型,歌聲也都乾淨甜美,雖都未具唱將實力但在一片外型平淡只求歌聲的民歌市場中,卻是視覺的大旱望雲霓。 當年年中江玲於先以清新的"我心屬於你"試金歌壇、 年底沈雁再以"踏浪"踢翻市場千層浪。"踏浪"這首歌的主唱人原為鳳飛飛,陰錯陽差的被沈雁捷足先登,也讓名意自"沈魚落雁"的沈雁成為當時最叫人驚呼的少男少女殺手!而"踏浪"這首歌後來也被歌手徐懷鈺改編成舞曲版翻唱過。民國六十八年十二月份高雄爆發美麗島事件,此為台灣民主運動以來最慘烈的一次。民歌手楊祖珺灌唱的現代民歌《美麗島》也因政治敏感而主動噤聲不再有人傳唱。民歌蟠據歌壇數年,首功當推新格唱片的戮力,在出了楊耀東的《季節雨》後,唱片公司省思到流行音樂這門工業仍難擺嘩眾的本質, 商業仍該是最前題的考量,為了讓唱片業能有生存的空間,後期的民歌創作已失去最初提倡民歌的精神,變得矯情做作,彷彿為了民歌而民歌,徒有民歌空殼,實無內涵, 如黃仲崑的《你說過》、《我想問你》,銀霞的《你那好冷的小手》,劉藍溪的《野薑花的回憶》、《小時候的願望》、 《風兒別敲我窗》,鮑正芳的《天凉好個秋》雖仍大紅大賣,但原味盡失,更失去大批死忠民歌歌迷的認同與支持,因而民歌開始走下坡,直至最後被時間的洪流所淹沒。然而,民歌運動所造就的歌手,大多在此時轉入流行音樂的詞曲編寫工作,大部份更成為下一個世代流行音樂的主導核心。

    來自台南, 十四歲的小女孩---蔡幸娟,正好在此時出道,『夏之旅』專輯的推出恰恰銜接了民歌和流行歌曲的缺隘。民歌清新的演唱風格,配以流行元素的編曲取向, 同名主打歌"走在鐵路旁"頓時大紅。 「走在鐵路旁, 我背著吉他....」,該曲更在一周內,空降成為當時最具公信與影響力的綜藝節目"綜藝一百"的國語流行歌曲排行榜的第一名。另一方面,江玲也以第三張專輯"歸人"、"我的小妹"再造個人演唱新高峰,而沈雁"在這裡"、"長夏的風玲"則和其雙姝聯壁,一股彷東洋的偶像風直據台灣流行歌壇。新人表現活躍,老的流行歌手勢力也在此時重新昂步抬頭。蕭孋珠翻唱自以色列流行歌曲的"迎著風的女孩"怪異曲風在市場異軍突起,「啊吧哩逼落波離唄,啊吧哩逼落波離唄嘛波撒吧,愛你的只有一個人,愛你的只有一個只有一個我.......。」,當時"綜藝一百"的主持人張小燕將它戲唱為「我爸爸在賣玻璃杯,我爸爸在賣玻璃杯兼賣掃把」,節目的宣傳推波更讓這首歌簡直唱瘋了整個台灣。蕭孋珠一貫清新樸實的風格,中氣十足的歌唱,使她無論是主持現場歌唱節目或演唱電視電影主題曲,都能游刃有餘。但自民國六十九年起,她出片量銳減,平均一年只有一張新作品,以求慢工出細活。默默耕耘的蕭孋珠,在1984年也獲得金鐘獎最佳女歌星的榮耀。而劉文正則為拓展東南亞市場於1980年投效東尼唱片,在此階段,他歌唱技巧上顯見精進,歌路也由以往的青春洋溢,轉變的更加魅力成熟,首張轉型作品"三月裡的小雨",詞曲平易順口,創下了當時的銷售紀錄,而他在此後連拿三年金鐘獎最佳男歌星,此等殊榮著實讓他一代超級巨星的地位更無人能及能替。

    當民歌逐漸式微之時,鳳飛飛也在《金盞花》專輯之後,結束了和瓊瑤電影主題曲的合作關係。「金盞花兒了開了,金盞花兒了謝了-------。」,鳳飛飛和瓊瑤從"我是一片雲"正式開始合作,至"金盞花"合作結束謝幕,四、五年間影、歌兩者相輔相成,互為幫襯,也各自成就了彼此事業的高峰。此等黃金組合在可預見的未來雖必成絕響,但也必在台灣的流行娛樂工業中成為傳誦經典與佳話。之後的瓊瑤電影主題曲便恢復成早期的模式,不再由特定歌手來演唱。羅吉鎮與李碧華《夢的衣裳》、《聚散兩依依》,蔡琴《昨夜之燈》,劉文正《卻上心頭》,高凌風《燃燒吧!火鳥》、《野菊花》。這時期全世界皆籠罩在一片迪斯可(DISCO)的熱門風潮中,翻唱西洋歌曲頓成另一股唱片主流,這波熱潮由紀寶如首起濫殤,這位由影視童星轉戰歌壇的藝人,從1977年以《白鴿》、《想起小時候》成功轉換跑道之後,再以《戴戒指女孩》引領流行。甄妮《夢中的媽媽》詞曲均是佳作,新秀包偉銘在《跑!向前跑》竄起後,《夏日情懷》、《海底火箭》更響名氣。而其中翻唱作品最多,且流行度最深廣的當屬「青蛙王子」高凌風。當時他的一系列作品,張張大賣,曲曲流行,堪稱「迪斯可之王」。《夕陽下山時》、《我的愛像大海》、《夏天的浪花》、《冬天裡的一把火》、《心上人》、《惱人的秋風》---------等。就連阿B鍾鎮濤也唱了賣座曲《愛你比海深》。

    台灣樂壇有一陣子流行一股新愛國歌曲風,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歌手有蕭孋珠、費玉清和吳秀珠。吳秀珠剛出道時因其奔放的演出風格而有"小野貓"之稱號。"海鷗飛處"、"沒有留下地址"、"愛不是佔有"、"海天一色"都是其成名金曲。直至"一輪明月照花香","躍馬中原"的推出,讓她在這波新愛國歌風潮中也佔了相當的地位。順道一提,她有一首在當年曲風算相當特殊的歌曲"我不知我愛你",竟在幾年前被歌手黃小琥重新翻唱,還引起一陣迴響和討論。就在此時,劉家昌和費玉清攜手為歌壇投下了一顆超級震撼彈。繼"梅花"之後,"中華民國頌"再膺全民新國歌龍頭。「青海的草原,一眼看不完,----------,中華民國,千秋萬世,直到永遠。」。費玉清自出道即以劉派唱腔著稱,演唱歌曲也大都是劉家昌作品,諸如"我心生愛苗"、"深秋"、"找一個下雨天"、"國恩家慶"-----等等。而這首由劉家昌作詞譜曲的作品,不但一舉將費玉清推上了真正巨星之林,也真正確立了費玉清往後作品的個人演唱風格,"中華民國頌"是當時台灣人民聽得最多的歌曲,幾乎已達「全島同頌」的誇張境界。大陸歌手張明敏曾把這首歌在大陸出版演唱過,只是已把其中的“中華民國”改為了“中華民族”,歌名也改為「中華民族」。


《江玲-我的小妹》:



      資料來源:維也納音樂

      撰修/補充/ANDY.L

      07/10/01

      ANDY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堂本慶
  • 蔡幸娟那首出道曲<br />
    曲名是 夏之旅<br />
    不是走在鐵路旁
  • 謝謝堂本哥哥的提點<br />
    當年蔡幸娟《東方雲雀》專輯出版時,是以四季為標題主軸,故而,每首歌皆有兩個歌名<br />
    春之夢(留下一句話)<br />
    夏之旅(走在鐵路旁)<br />
    秋之分(暮晴)<br />
    冬之鄉(鄉情)<br />
    這現象在以前還蠻常出現<br />
    當年這張專輯就只有這四首歌<br />
    其它的都是演奏曲<br />
    應該是唱片公司用來test市場的試金作<br />
    想不到竟然大賣<br />
    <br />
    ANDY

    俺滌 於 2010/03/01 18:35 回覆

  • 堂本慶
  • 原來如此<br />
    多謝指點<br />
    <br />
    你真是太會寫了<br />
    這些資料彌足珍貴<br />
    政府應該多重視流行音樂的歷史和其文化影響力<br />
    官方早就該有個完整的資料庫<br />
    可惜台灣大多數人太短視近利了<br />
    這些資料對他們來說根本不屑一顧吧<br />
    <br />
    還有流行音樂發展這麼多年<br />
    至今仍沒有一個可信公正 行之有年的排行榜紀錄
  • 淺碟的人文素養一直是台灣社會的主流<br />
    政治、流行皆然<br />
    不敢奢望短視政客會在乎這些與"牠"們利益無關的事<br />
    禮失求諸野<br />
    古人不是早告訴我們了嗎<br />
    <br />
    ANDY

    俺滌 於 2010/03/02 21: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