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代有才人出。

    每個人都幻想著自己是當代之才,懷有舉世之能。但真正能在當世出類拔萃,與眾不同者,又有多少?,

    還不都是汲汲營營於生活的甘適者多,眷顧皮囊的歸土風化時間長短者眾。能真正不同於群者,幾何?

    每個人都被人告之或自我催眠的總認為自己與眾不同。獨一的長相、性格、能力,在在非他人能及。

    但,翻開其過往生命所行之路,掀開他腦中未來欲往之途,也不過都是微渺生物在浩大物界躅踽爬行的的眾生相之其一而已 。

    一如很多人都沈溺著自己對情感的認知和執念的高操,彷若只有自己的情感神經才是正常且相較突出的。

    而別人的風花雪月,其實都只是肉體感官的情慾沈浸。

    殊不知,多數人也只是在世俗規範或自性本能的愛慾情仇的老舊戲碼中跑場打滾罷了,不但了無新意,更談不上感人,諻論獨特。

    另有一些人則將自己的痛苦難處言情成人類無始之悲。假想著自己是上帝遣至人間的受難十字。

    其中,哀聲呻吟者,擴張闡述著其人生極苦至悲之無力、無奈與無以倫比;而,默默飲泣承受者,則發酵自己的悲情本性,或自慰、乞憐,或甘受、認命,實則,兩造都認不清痛苦之源本就是為人者都須面對與承受的,輕重無不同,你我無獨異。

    從不認為自己和別人有何不同。

    喜怒哀樂與人無異,生老病死但在命中,吃喝拉撤無一倖免,愛恨情愁飴乏皆有。如果真要說有不同處,那大概只有:自己比一些人較敢言己心,抒己想罷了。



    07/09/16     ANDY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