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到底是不是一個國家?
    很多人說它是;遍尋國內外所有資料,地球上卻從沒有一個叫「台灣」的國家。
    「中華民國」到底還存不存在?
    世界上也只有24個芝麻小國承認它存在,而且數目還可能會持續遞減。
    在這塊土地上,大家都口沫橫飛地在說愛它。
    尤其是一群政治信徒,用各種的名目與手段,用各種的意識和言論,用各種連上帝都掉出眼珠的荒謬在愛它。
    而這群信徒,又不時猶如穢蟲一般地滿地亂爬,爬進你的生活,爬上你身,甚至,鑽進你腦袋。
    小丑跳樑以娛人,這群政治的職業小丑卻數十年把戲如常,不但惹人哭笑不得,還傷人心人身。
    真的很想知道,他們到底是什麼特殊材質做的,竟能荒謬地如此異於常人。

    台灣政治生態本就是種荒謬,所謂正義最後防線的司法也令人傻眼。國民黨戒嚴時期,不管什麼作文題目,最後結尾,文必寫「反攻大陸,解救同胞」八字必勝訣;現在,政治人物一涉法被訟,言必稱「司法不公,政治迫害」八字愚民咒。
    前任總統學法玩法,知法亂法;支持信徒無視司法,只談民粹式的管窺人權;連現任總統之前因特別費被起訴,也喊著「這是司法最黑喑的一天」。更傳他在三年前的紅衫軍抗議行動期間,曾和紅軍大頭目施明德,私會協議阿扁貪腐案件的處理方案。果真如此,我們不但選了個軟腳無能的總統,也選了個早視司法為無物的偽善法匠。
    其實,台灣的每一天,都是司法最黑暗和被羞辱的一天,這班政客既掌權又操權弄權,既知法又玩法弄法,司法的黑暗與羞辱,全是因他們無恥又放肆的關了正義的燈,而反差在平民百姓身上的,卻常只能在法前賤命求饒,

    88風災國人遭難,政客們似嫌災情不夠慘重駭人,手腦不見救災行為,卻見一大伙人口水噴得彷若另一股政治土石流,再滅人性一次。而受災戶在災後,對救難與探視人員的粗口出手,雖是人性常情,卻也忘了,就算是被害者也沒有對別人殘忍的權利。
    而宗教本是予人以善,此刻正興撫慰人心之功,無奈政客卻偽善地一心只想藉它圖己政治私利。這時達喇喇嘛的邀訪,本是善念的大慈悲,卻是惡毐時機的政治算計。
    幸好,風災摧毀了家園,卻未弄瞎了人民的心眼,達喇的圓融智慧,政府的危機轉嫁,對岸的隱忍作為,加上添亂政客靈敏的政治嗅覺,發現操作失當後的自制,再再讓祈福的梵音,不染邪念俗惡的慰告了亡魂,也稍安了淒苦人心。

    政治的荒謬可笑,司法的漫亂可悲,政客的無情冷血,災民只顧己害的諄良盡失,本都不該是台灣這塊土地會孕育出的物種行為,而今卻是魑魅魍魎,鬼物髒穢滿眼滿市。以前提及台灣,總叫說它是我的母親我的媽,現在說到台灣,大概只能大喊一聲,「台灣,我的媽------呀!」




   09/09/06    ANDY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