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國父」頭銜消失,「台灣國國父」眼見也地位不保;台灣政治變色龍登輝伯一篇政治長論惹得藍營姥姥不理,綠營舅舅不愛,李老帥一向政治精算,此回卻未傷人先傷己,台聯改走中間偏左路線,不和民進黨吹同一號角,卻也遭深獨份子砲轟。這一人一黨往後的政治生命到底是再掀少數關鍵的影響力?或從只問政治情緒的政局亂象中泡沫無影?且觀後續。

      力霸掏空案續燒,王老先生沒有立足地,來了個世紀大逃亡。國際人球在鼻屎大國家新加坡的機場滿地打滾哭爹喊娘,鴛鴦大盜演了齣國際大鬧劇;台灣跨國大追捕,卻急功地敲鑼打鼓搖旗吶喊抓人,反倒落了個空,成了個世界大笑話。
中山高209黑狗非法據地做路大王兩年後終被圍捕落網,政府掃「黑」成效大可厚顏再計一分。大炳為減肥吸安,娛樂版再成社會版;去年藝人"麻"煩不斷,今年看來也不得閒,且看何方神聖再據"麻"辣頭版。阿扁下鄉文筆大興,題「我將奮起」,看來,扁哥對這七年將台灣社會搞得天翻地覆的成果仍抱持著再接再厲的興緻。至於台灣人民到底要苦到何時才會大家同心"憤"起,向執政者的無能顢頇說不?筆中有股無力的無奈。
去「中」成政府熱門施政,中油中船改台油台船,中華郵政改成台灣郵政,一時間,官員全都殺紅了眼,包含有「CHINA」代表含意的英文縮寫也都刀下不留活口,連食品認証CAS也硬要改成TAS。豈知,食品認証CAS中的C是認証的意思而非CHINA縮寫,殺紅眼頓成瞎了眼。乾脆,連維他命C也改成維他命T,那這群「生雞蛋無,放雞屎有」學薄識淺的獨夫就真的是愛台灣滿分的達人。
人民苦哈哈沒鈔票,政府卻興沖沖地只想著改鈔票圖案;國務機要費案開庭數次,扁嫂皆稱病無法出庭,故而也只得天天家裡蹲,連帶著,當然也不能逛逛最愛的SOGO,咱們第一夫人這自「囚」多福之道,還真苦了她了。

       兩蔣獨裁,是鴨霸的統治者;阿扁獨財,是跛鴨總統也是鴨霸總統。國營事業「去中化」,島內大張旗鼓炒得沸沸揚揚卻不敢動外文名稱一"字"寒毛,果真自慰得爽。一不做,二不休,去蔣連帶時興;政府無法在現實中使力,只能在歷史空間打轉,活人不理,專打死人,兩蔣讓國民黨執政,也讓民進黨靠著鞭其亡魂得以繼續執政。
我們愛台灣,因為我們是一群喝台灣水,吃台灣米和台灣斃死豬肉長大的勇敢台灣人!「釣魚台是日本的!」,日本老母官員在台座談趾高氣昂如是說,我方與會的勇敢台灣官員卻一下子如無脊軟骨動物般的鴉雀噤聲;原來,勇敢只是一種自己人內鬥的高尚氣魄,而對外國人,我們只有「勇」於說不「敢」的份。布袋戲祖師爺黃海岱仙逝,國寶藝術大師再折一員,故宮院長秦孝儀揮手人間,其半生伴隨萬件歷史文物,此時千年國寶的物靈必迎其仙化。
特別費正式被起訴,小馬哥也來個"我將奮起"的宣佈參選總統,一個國家的在位者與逐位者相繼都弊案官司纏身,這現象可真開了世人眼界。國民黨兩大台柱「王」朝「馬」漢互相攻訐不休,看情形這蕭牆之爭就連包青天重生也難判個是非圓滿。
時至農曆新年假期,不免俗地又傳旅行社惡性倒閉,老闆「存心」捲款落跑,「喜洋洋」地又是幾千萬入袋;歲末年冬,所有政治山大王紛紛基層走春,心中獨盼地卻是各自政治生命能否再創一春。這其間,各地廟宇神殿都少不了他們的一灶香、一個願。然而,卻不見一家八人吃泡麵過年,一屋六人無計糊口等滄桑百姓的民生情事有人賞之悲憫一憐的關愛,「不問蒼生只問鬼神」竟成台灣政客的行為常象,莫非真真是-------蒼天不仁?!唉---。

       台灣人發明了世界上第一碗泡麵,泡麵之父吳百福病逝于日本,1957年他從一碗簡單雞拉麵的啟示中開啟了人類飲食史上的重要突破;爾今,身後遺產問題竟再掀另一場中日爭奪戰。無獨有隅台灣沙茶醬之父,牛頭牌沙茶醬創始人劉來欽相繼撒手人寰,沒有公祭不發訃文,喪事益常低調,其除帶給台灣五十年飲食文化中的獨特味道外,也給自己留下一個味道獨特的企業家身後影。
民歌歌手馬兆駿心病不治辭世,才子樂符只能託付微風往事;「郭劉」誹聞鬧得沸揚,台銘愛嘉玲,鴻海員工更愛的可是薪資金額後面多「加零」。
特別費案起訴,馬英九自辭黨主席,黨魁空缺之際,「連爺爺,你回來吧!」呼聲再響。年老色衰的半老"連"娘若真回鍋,這前黨主席可真就不「榮譽」了。特別費案,小馬先說專用公款後辯補貼私款;國務費案,扁哥一審有罪下台信誓旦旦,卻想方設法阻斷司法行職。這一「馬」一「扁」的政治嘴臉無分軒輊的仍將藍綠愚民「騙」得死忠服貼。值此,真正為台灣未來政治發展憂者,不得不振臂高呼:藍綠愚民,萬歲!台灣未來,哇ㄘㄟˋ !

       228又臨,阿扁欽定蔣介石為該事件元兇,在台灣一陣正名熱中,老蔣在死了32年後終也得正名。他既是丟掉大陸的罪魁,又是228殘殺台灣無辜百姓的禍首。製造白色恐怖的是他;害台灣退出聯合國的是他;專制獨裁的是他;就連林義雄滅門血案元兇也是他。總而言之,台灣會落至今天局面都是他、他、他!君不見,台幣上就因為有他的圖像,所以才會不斷貶值!這一切都是他-----蔣中正,字介石君惹的禍!
228將屆六十周年,執政黨預以全年的活動歡天喜地的迎接它的來臨,2007勢將是該黨的政治嘉年華年。真該感謝有228,否則,台灣人的長久悲情還真沒有了記憶點和反芻的窗口。至於事件真正受難者的亡魂和其後代及社會集體創傷的陰霾撫平,又真有誰在關心?或許,這也是每年活動不斷的228,何以讓人每年越來越少了些悲憫感動,而更多的是政治麻木吧!




   007/03/01    ANDY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