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oday's  Line ★★★
☆☆☆你不能不認識的足壇新寵<五>:A.Sanchez☆☆☆



隊籍:智利
姓名:亞力克斯.桑切斯(A.Sanchez)
生日:1988/12/19
身高:170cm
目前效力隊伍:英超阿森納(兵工廠)




※本站影音只供同好賞析,不提供下載,喜歡請購買正版※
            


       首富郭董近期負面新聞不斷,終得天上掉下來的消息;愛犬人士為流浪狗請命鴻海門前泣跪。郭董從善應允為牠們闢一收容之所。誰知,一樁本是各蒙其利的美事,卻因各自認知迥異又宣告破局。長久以來,一些所謂的公益團體在暢其理念時,總言辭咄咄逼人地將非其族類或理念相異者,打至性惡的一端;彷彿只有他們的信念大旗才是正確的行為標竿。其實,現時地球所面臨的環境破壞,和物種的殘害與滅絕,那一樣不是拜自詡萬物之靈的自大人類所賜。所以,不管是因私心偏愛的物種保護,或慈心善意的仁民愛物,人類在心念一方的自贖,其實永遠也彌補不了在生存需求中,對這土地及他類物種所造成的摧殘。

        阿扁執政七年無成,現要一年當七年用;百姓聞言紛露驚色,真怕他在一年內將前面七年還沒貪夠的人民血汗錢,一年吃完抹盡。慘的是,爆料天王還在蹲黑牢,天啊!
我國女軍官洪琬婷是台灣第一個,也是亞洲首位自西點軍校畢業的女軍官,想當然爾得將其列入「台灣之光」的名人之列;西點軍校生來台參訪交流卻傳出疑涉性醜聞事件。性事本就是私慾的你情我願,卻上綱成女性意識污衊的爭論和國格保衛的口水,自重人重的道理永遠只是個道理。蚵仔煎榮膺台灣小吃民調第一名,這七年人民抵不了生活的熬煎而走上末路者,仍是自殺原因的第一名。馬王配搞了大半年最後仍破局,金平哥既無意委身,建議小馬哥不妨考慮找黃義交一起搭擋參選,來個「馬交配」如何?!阿扁屬意「謝蘇配」出馬參選,老謝卻偏中意蒔花,直喊「葉」、「菊」、「蘭」,天然的尚好!阿扁雖表專重其意願,但心裡暗唸的一定不是「say  yes!」,而是「shit  yes!」。「馬謝」對戰已然成形,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必是雙方撕殺慘烈,可憐的老百姓在接下來的日子應該不用喝酒,光聽兩邊無聊的政治廢話就整天「馬西、馬西」了!

        六月豔陽酷炙,南部四個老農民熱死在田裡;北部大雨滂沱,山坡滾石壓死行車數人。政府用廉價的老農年金遮羞,讓自己不用為百姓人命的消逝而自責;和財團勾結,山坡地濫墾,無辜人命血祭了無恥的政治利益。哥斯大黎加和台灣斷交,上月24變25,這月25又變24,建交、斷交,斷交、建交,外交國數目的多寡,對台灣和所有人民代表的究竟是什麼真正的意義?人民不懂,可笑的是,只迷戀數字消長而對外交政策一直只會束手空談的當權者,也是一片迷惘。
李爺爺,您回來了!阿輝伯回國,回日本祖國,流利的日本母語如馬英九流利的英語一般。日本尋根之旅李爺爺參拜靖國神社,國內一陣撻伐聲;此舉實屬無聊,日本人祭拜日本戰犯軍魂干台灣啥事!馬英九用流利英語訐譙台灣政府,其聯共制台之心早就昭然無疑。想來,傳言果真不假,他們都不愛台灣,一個只愛日本老媽,一個只愛美國老爸。

      星光大道星閃,楊宗緯一夕成名,卻也在過度炒作的膨脹掌聲中,作了10分鐘的英雄,30分鐘的狗熊;真情的歌聲,時間會記憶,造作的偽情,終在落寞後自嚐。
南北極有極光,孩燕姿唱綠光;王建民、郭泓志他鄉揚名,台灣之光;政府什麼都不用作,平白就可收割沾光。小馬環島單車行不穿內褲,部落格爆光卻是臉丟光。老共對台厲行三光:把邦交國挖光、國際空間榨光、兩岸談判籌碼除光,可惡;政府對內也行三光,把全民資產掏光、送光、敗光,沒事。
台灣正名運動荒腔走板,韓國不甘寂寞也插一腳;豆漿是其國飲,端午是其傳統遺產,中醫為其發明,連孔子、王建民都是其後裔。這可不是玩笑,歷史記憶是可以改寫的,50年、100年後南京大屠殺鐵定沒發生過,這是歷史存在的奧妙,也是歷史永遠只是歷史,解讀永遠隨人的無奈荒唐。

       阿扁大總統慈悲佛心,特赦白米炸彈客楊儒門。誰知楊家父子竟不知感念浩蕩皇恩,還不屑此恩澤,真該將其關至刑滿,以彰律法。17起白米炸彈案未傷一人,卻炸掉了執政者將農民當作豢養的投票人球,卻無視其生死存活的假面具,光是這點,就該將其再加刑期30年,以維本土政權之長治久安。
馬簫配成局,國民黨落日揮大旗,端盼馬鳴風簫簫;這新瓶裝老酒到底是醺得無數酒客意滿暢快?抑或酸臭趨人,直惹得人人作嘔?卜個籤卦吧!
報載群羊被猛獸攻擊致死,古時「三人成虎」,爾今「外傭說虎」;該地縣長旗鼓大張地率隊打虎,誰知「抓虎不成反獵犬」;此舉不締為其全國政績最後一名的貽笑再添另一茶餘笑談。周縣長到處尋虎踪,「天下第一味」在演了二百多集後卻因阿亮的加入,突然變成了「天下第一超級任務」。先是找媽媽,接著找爸爸,再來找女兒,沒猜錯接下來該要找FRIEND了。有這麼會找又愛找的編劇組,周縣長倒可以託他們找找這隻虎。

        趙駙馬台開案二審終結,刑期加重一年,這可引得幸妤公主大發「媳」怒,直言公公所有不是,還指引他該循自殺一途,果真鬚眉不讓。于此,筆者不想就凡俗倫常討論此事,那太流於迂腐的邏輯思考,但人有公理事有是非,不管其舉是因護夫而不得不行的責任推諉,抑或被夫矇騙的智殘失控,人性中對生命的基本尊重都是該有的天生憐憫。老母收了別人政治獻金,卻叫對方去跳樓;女兒的老公汲利營私,却要公公代負其罪,甚至自殺以全夫身,難道,權傾者的成長與生活環境竟都是如斯的獨利而無理乎?若真如此,為民的我們又如何能指望他們會在乎渺者如吾等的賤軀與生命?

      司法頃變,高雄市長選舉官司初判菊姐當選無效。照例,藍營一陣司法青天得昭的狂喜;綠營一陣自家自批自家司法的荒謬。民主司法的運作本就該跳脫政治謀算的三界外,但在台灣這個從不自慚的吹噓民主成果的國度裡,竟成最被寄以厚望,卻又最被斜眼唾棄的一隻變形蟲。掌權者被自我認定的律法保護著,又三番兩次地質疑它的公平性;這塊土地,從上而下都浸溺在自殘自吮的血池中,怡然自得的活著!




   07/07/03   ANDY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erry
  • 一語道出多少無奈的現實........<br />
    小老百姓們日子愈過愈難過.....嗚呼哀哉~~~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