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仲看齊侯意志消沈,無心國事,便捧著相印,當面向「齊桓公」辭官,說道,君侯既然溺於淫樂,無心霸業,那管仲也勿須再為相當官,以免被人批評未盡諫君的責任。「桓公」知道管仲此舉的用意,便褪去萎靡,重新振奮。接下來,在管仲推動一系列新政的協助下,才三年光景,「齊桓公」便一躍成為諸侯國間,最閃亮的一顆明星。
     政局安定,兵精糧足,國勢日強,「齊桓公」眼見稱霸諸侯龍頭的時機已然成熟,便聽從管仲之議,將那個沒人理睬的周天子搬出來做宣傳樣本,大事恭維吹捧,事事必以天子道,實則假天子以令諸侯。「尊王」的策略,果真讓他國際名調節節高升,諸侯國再也無人敢小覷這個帥哥領導,姜小白三字,更成了中原地域裡最響亮的名號。
     公元前681年,打著周天子的名號,「齊桓公」與宋、陳、蔡、邾等國的國君於北杏會盟,「桓公」被推舉為武林盟主,風光異常。而那些拒絕加入國際流氓組織的諸侯,如遂、魯等國,不是被滅,就是被打得滿地找牙,宛如女子進了狼窟,是從也得從,不從也得從。同年,「魯莊公」乖乖地與「齊桓公」會盟於柯地,這本是個樣本式歃血結義的場面,誰知,魯將曹沫卻在公證典禮中,突然來了個奇招,冷不防地一把逮往齊侯,拿著把刀威脅著「桓公」,要他交還幾次交戰中,從魯國搶走的邑地,否則,不但約盟不成,小白的腦袋也得搬家。
     「齊桓公」不愧是「齊桓公」,雖被刀子架在脖子上,仍不改其霸王本色,回應道,齊魯若結盟,就是兄弟之邦,佔奪之地本就打算歸還,武夫何必多此一舉。並誓言,倘若背信違諾,願血祭上天。曹沫得了許諾,立即收回兵器,並且跪捧歃血鼎器,為魯莽之舉謝罪。
     北杏柯地之盟後,齊侯聲名更噪,各國諸侯紛紛與齊國結盟。此後幾年間,鄄地之盟、幽地之盟、扈地之盟、召陵之盟、------,齊侯共九次會盟諸侯,春秋首霸之姿,著實無人能撼。而「齊桓公」守信守義的個性,也是當時諸侯們紛紛對他折服的最大因素。

     「魯莊公」的母親就是「哥哥愛妹妹」醜聞中的宣姜夫人,「莊公」因生日和老爸「魯桓公」同日,所以取名姬同。他的夫人哀姜則是「齊襄公」和周室王妹所生的女兒,「魯莊公」和表妹哀姜成親時,兩人足足差了20歲。「魯莊公」對哀姜十分寵愛,但哀姜卻是女德不守,竟背著魯侯和小叔慶父私通,大行苟且之事,還對嗣位之事,說三道四個沒完沒了。「莊公」死後,三個弟弟爭權,老四季友用酖酒毒死老三叔牙,老二慶父又逼殺老四季友,搞得季友和庶公子出逃他國。隨後,慶父擁立「莊公」的庶子,公子即位,是為「魯湣公」。
     「湣公」即位後,朝政大權被叔叔慶父所掌控,「湣公」根本是個傀儡君主,而慶父哀姜的叔嫂姦情,更加無所忌憚。「湣公」不甘被操控,極欲擺脫慶父的掌控,誰知卻反而被殺。這時,另一庶公子在齊侯的的幫助下,殺回魯國,慶父自殺。「齊桓公」得知哀姜不但行止淫亂,還造成魯國內亂後,非常羞怒,便把她召回齊國,下令賜死。公子即位,是為「魯僖公」。

     公元前667年,管仲在「尊王」政策奏效後,為齊侯再謀一策,就是「攘夷」。周王室自東周時期開始,王土越來變小,王室威望與實力更是日漸沒落,不但難以控制眾諸侯,連夷狄外邦都猖獗非常,不時乘機入侵中原。這時期,「齊桓公」不但西伐大夏,北伐山戎救燕,更平定北狄救邢、衛;「衛文公」為感念其再造之恩德,還寫了一首《木瓜》詩贈予齊侯,「投我以木瓜兮,報之以瓊琚。投我以木桃兮,報之以瓊瑤。投我以木李兮,報之以瓊玖」。公元前656年,齊侯又率魯、宋等八國軍隊,征伐南方「楚蠻」,在召陵迫使楚國會盟訂約,阻隔了楚國北進稱霸中原的機會。公元前651年,「周惠王」死,周王室發生惠后、王子與世子的嗣位之爭,齊侯會八國諸侯于洮地,並派使者入京奔喪,共擁世子即位,是為「周襄王」。平定了王室之亂,鞏固了周天子即位天下的正當性後,同年,「齊桓公」在葵丘與諸侯大會盟,這是春秋時代最重要的盟約之一,也是齊桓公「尊王攘夷」霸業的巔峰,卻也是盛極而衰的開端。
     人本就喜於享樂,賢人明君自然也不例外。「桓公」登上霸業後,不但驕妄心態慢慢顯露,在為爭霸而必須壓抑收斂的好逸嗜淫的本質能量,此時也完全地釋放爆發出來。而管仲在幫助「桓公」登上霸業後,也開始擁想歡樂成果,築高台新樓,納妻妾成群。他對外說,會這麼做,是為了分散人民注意力,不讓昏瞶貪樂的指責矛頭全對向齊侯;其實,也只是在為自己,貪逸享樂的行為找藉口罷了。鮑叔牙為此,還痛心疾首地大罵晚年的管仲,是晚節不保的偽君子假賢臣。
     公元前645年,管仲重病去世。死前,「齊桓公」仍向他就教國政未來。這時的齊侯,不但終日和易牙豎刁開方飲食淫樂,更常將國事委於三人之手,屢招民怨。管仲便要齊侯遠小人佞者,近賢臣忠士,更囑付託事於隰朋。可惜,隰朋管仲死後一個月,也跟著去做仙。之後,「桓公」又拜鮑叔牙為相,老上任後第一件事,便是先拿那三個佞臣男寵開刀,將他們通通削官去職,並趕出宮去。齊侯心中雖是不願,但也只好隱忍答應。

     隔年,鮑叔牙也死了,齊侯迫不及待地又將男寵三口組找了回來。這時的「桓公」已是重病在身,雖有如扁鵲之能醫診療,但齊侯諱疾忌醫,最終病入膏肓,藥石無用。男寵三口組這群老玻璃,見齊侯快不行了,便私傳詔令,將衛士宮娥全數趕出宮去,還命人在國君的寢宮外築起數丈高牆,不准任何人謁見,也不准供應飲食茶水,將齊侯和外界完全阻隔,僅留一個小狗洞,作為探視齊侯狀況之用。
     且說侍女晏娥因曾和齊侯有過一夜情,一直念念不忘,便乘夜偷偷翻牆進去探視國君。「桓公」由她口中得知三口組的惡行,一陣惱怒,口吐朱紅。當下更想起因為不聽仲父的遺言,才會落得如今這步病無人侍、饑無物食、渴無水飲的地步。一時心中又恨又悔,拎著衣袖掩面痛哭,沒多時竟氣絕而亡。晏娥見齊侯身亡,一陣嚎啕後,拿了衣物蓋往國君,並拆下窗板圍著屍體權充棺木。接著跪地叩拜後,便撞柱而死,一縷香魂伴君而去。嗚呼!「齊桓王」三十歲即位,在位四十三年,壽享七十三。一生戎馬,霸業擎天,想不到,最後竟死在三個老玻璃手中,真真是淫慾誤人誤國啊!
     「齊桓公」一死,因國君夫人沒有嗣子,為搶王位,十幾個庶出兒子,硬是殺成一團。這時「桓公」屍體還擺在寢宮,完全無人聞問,等到被人發現時,已死了六十七天。停屍的寢宮裡,腐臭難聞,屍蟲滿地,甚至爬出窗外。一代霸主,身後下場竟是如此,怎不令人噓唏!而王位之爭,三位掌權的佞臣中,易牙豎刁擁立如夫人衛姬兒子公子無虧開方則擁立自己的秘密小情人公子易牙豎刁欲先殺「桓公」最寵愛的兒子公子出逃奔去宋國,豎刁怕朝臣不服自已,又是領兵將舊臣一陣砍殺。一些躲過死厄的老臣為保命,都紛紛逃出國去,另一些則無奈佯從,等待著時機。不久,豎刁擁舉公子無虧即位,史稱「齊中廢公」。


    【附錄:中華文化中的為什麼?】

    問:為什麼說買「東西」呢?

    答:南宋理學大家朱熹,在未出仕前,家鄉有叫盛溫和的好友,此人亦是博學多才的人,一天兩人相遇於巷子內,盛溫和手中拿著一個竹籃子,朱熹問他:“你去那裏?”,盛溫和回答說:“我要去買點東西”,朱熹是以窮理致知研究學問的人,他聽盛溫和的話,很好奇,隨即問道:“你說買東西,為什麼不說買南北呢?”盛溫和反問朱熹:“你知什麼是五行嗎?”盛溫和說:“不錯,你知道了就好辦,現在我說給你聽聽,東方屬木,西方屬金,南方屬火,北方屬水,中間屬土。我的籃子是竹做的,盛火會燒掉,裝水會漏光,只能裝木和金,更不會盛土,所以叫買東西,不說買南北呀”朱熹聽後唉了一聲說:“原來是這樣!”



   11/12/08   ANDY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