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武王」伐紂,滅商立周後,並未對商朝王室趕盡殺絕,為了顯示仁義,還對「紂王」的兒子武庚分封,這也就是後來春秋時期宋國的起源。公元前728年,「宋宣公」死,沒有傳位給兒子公子,卻傳給弟弟公子,史稱「宋穆公」,公子不滿,便出走投靠娘家鄭國而去。再傳到「宋殤公」時,任孔父嘉為司馬,華督為太宰。宋國雖是小國,但「殤公」生性好戰,十年內便打了十一次戰爭,百姓可說是苦不堪言。這時,太宰華督因對司馬孔父嘉大權獨攬,心生妒嫉和不滿,又貪戀孔父嘉老婆魏氏的美色,便在國內造謠說,宋侯會如此窮兵黷武,全是孔父嘉的主意,宋國人民因此對孔父嘉怨恨不已。華督又接著在軍隊中散播謠言,搞得軍心惶惶不安,士兵們紛紛要求殺了孔父嘉以清君側。華督卻假意安撫士兵說,「投鼠者當忌其器,司馬雖惡,實主公寵倖之臣,此事決不可行!」。這也是「投鼠忌器」成語的由來。
    經過一段時日的佈局後,華督確信自已已擄獲了大部份的民心和軍心,便帶兵殺了孔父嘉孔父嘉的老婆魏氏不願遂了華督的狼子野心,也自縊而死,這可讓華督一場欲抱美人歸的美夢,著實落得一場空。孔父嘉被殺,宋公大怒,華督一不作二不休,連「殤公」也一刀宰了了事。國既無主,華督便將出走鄭國的公子接回即位,史稱「宋莊公」。新侯繼位後,華督專政,宋國更常因牽涉入衛國、鄭國的內政而爆發戰爭。人民並沒有因為換了新主,而改善了生活,民怨依舊,自此才知,被奸臣所欺。孔父嘉本姓,名,字孔父,他被殺時,為保留一線血脈,家臣便帶著小主人木金父逃到魯國。而為免被害,不久後,木金父便以老爸的字作為姓,改稱孔氏,至聖先師孔子,便是他的六代孫。
    公元前691年「宋莊公」死,公子即位,是為「宋湣公」。當時宋國有位大將南宮長萬在宋魯交戰時被俘,之後雖被放回,卻一直不得垂青重用,還常常遭到宋公的冷言嘲諷,因而,終日是鬱鬱不樂,愁眉苦臉。有一回,長萬為百官表演武技,將一支戰戟拋向天空十來丈,落下後單手接住,而且百無一失。眾人看了都嘖嘖稱好,只有宋公酸溜溜的又嘲諷說,一個曾為囚犯的人,也只是會這些猴兒把戲而已。長萬一聽,又羞又怒,但也只得又強忍下來。宋公看了,不知適可而止,竟向長萬挑釁要比擲箸的博戲,輸的便罰喝酒。「湣公」本來就是此道高手,幾番下來,長萬竟連輸五局,也連喝了五大桶的酒。長萬心中不服,要求還要再睹,宋公竟說,你是敗軍被俘之將,如何贏我。長萬這下可再也忍無可忍,正想發飆,左右卻來報之宋公,周天子駕崩,新天子即位,著令各諸侯派遣使者,入朝弔喪拜覲。
    長萬一聽,便趨前請令,自願擔任使者前去弔賀。宋公斜眼看了看他,笑道,我宋國的人都死光了嗎?竟然要一個戰敗囚犯去幹使者這檔事!這下子,長萬再也忍不下去了,頓時一個臉漲紅得像火炭一般,加上剛才對睹輸酒,連喝幾大桶,已有八九分醉意,當下便大發酒瘋,對宋公破口大罵,將這陣子的屈辱,一股腦兒全幹譙出來。「湣公」被罵得也惱羞成怒,一把搶過長萬手中的戰戟,便刺了過來。長萬用局盤一擋,出手一個重拳,竟然將「湣公」活活打死!眾人見狀,紛紛驚逃,因為長萬天生神力,衛兵也沒人敢攔阻,便讓他一路逃出了宮去。一個嘴賤的君王,就這樣莫明其妙地死在一個發酒瘋的臣子手下,真的是可嘆、可悲啊!南宮長萬最後被新君御說剁成肉泥,製成肉醬,以為逆臣者傚尤。新君御說,史稱「宋桓公」。

    「宋桓公」有兩個兒子,嫡公子茲甫,庶長公子目夷茲甫知道宋公偏愛庶兄,便多次提議願將世子之位讓於目夷,宋公不得已答應了他;公子目夷卻認為如此有違宗制倫常,大力推辭後,毅然出走他國,以斷宋公期望。茲甫知道哥哥因為自己出走,內疚之餘,也遠走他國;「宋桓公」一下子走了兩個愛子,也懊悔非常。幾年後,「桓公」病重,便招回茲甫重立為世子,目夷知道後也才重回宋國。公元前651年,「宋桓公」病逝,茲甫即位,是為「宋襄公」;庶公子目夷則被拜為輔政上卿之職。這段兄弟讓國的事蹟,在兄弟相殘爭位,司空見慣的春秋時代,不啻是一股亂世清流,常為後人稱頌不已。
    八國諸侯葵丘會盟的時侯,「齊桓公」因欣賞「宋襄公」的仁義,曾將公子託付於他,希望他日若齊國有變,宋公能匡扶相助之。「襄公」一直是姜小白的頭號超級大粉絲,能得到偶像如此信任和重託,當下自然欣喜應允。此時,齊國內亂,公子投奔宋國而來,「襄公」自是義不容辭,親自合會衛、曹、邾三國之兵伐齊,幫忙公子平亂。齊國舊臣高虎國懿仲當初本逼於無奈,才奉無虧為君,如今得知公子率聯軍來攻,自然歡喜,當下便和聯軍裡應外合,將豎刁和新君斬殺於城中。易牙得知大勢已去,便狼狽逃往魯國避難去了。世子在聯軍和等舊臣護迎下入城,不久,便即位為齊侯,史稱「齊孝公」。
    「宋襄公」自幫助擁立「齊孝公」即位為君後,自以為建了不世奇功,便想號召諸侯,代「齊桓公」做武林盟主,也來個奉天承運。但又怕其它大國不服,便先約盟滕、曹、邾、鄫等小國,凡有不與或違令者,不是斬首祭天,便是出兵攻伐,借以建立威信。之後,「襄公」和楚國、齊國約盟於鹿上,共約秋天來時,會盟各諸侯於盂地,來個無兵無甲的「衣裳」之會。公元前638年,宋、楚和其它諸侯在盂地會盟,本來約定所有與會者都要輕裝簡騎,不可著甲冑帶兵器。誰知,楚侯卻背信違約,帶來了大批的重軍兵團,老鷹抓小雞似的,一下子便將所有君侯全逮了起來,「宋襄公」頓時成了「楚成王」的階下囚,被關了起來。最後雖在公子目夷用計激楚和魯國的調停下,被放了回來,但武林扛霸子還未當成,就先被綁架,可真是顏面盡失的國際大笑話。
    「宋襄公」被釋放回來後,自是一肚子鳥氣無處發,便遷怒的派兵攻伐和楚國相好的鄰居鄭國。鄭國被攻,楚國自是派兵來援,宋楚兩軍終在泓水相會對峙。若要認真說,「宋襄公」真是個莫名其妙,白癡笨蛋加三級的傢伙,泓水會戰時,宋軍其實早已在岸邊整軍列陣以待,楚軍才正要渡河而來。這本是殲敵的最好時機,誰知,天才「宋襄公」卻在繡著『仁義』二字的大旗下,自許是「仁義之師」,絕不趁人之危,非要等楚軍過完河,整束好軍容後,才要光明正大的開戰。我的老天爺啊!這樣的蠢豬軍事家,在當時的局勢中能活到現在,都算是奇蹟了,竟還妄想做武林盟主。不用說,這一戰宋軍被楚軍是修理的一塌糊塗,死傷了許多將士,連「宋襄公」自己的右腿都受了傷。而宋公的『仁義』大旗在戰亂中,也給從不講仁義的楚軍給奪去折斷了。

    泓水一戰大敗,全國軍民都責怪「襄公」腦殘,他卻還說,一個君子帶兵打仗,敵人若已經受傷了,不能再傷害他;敵人有年老的士兵,要善待他;我打仗靠的就是仁義,怎麼可以趁人家不防備之時就去打人家,我這樣有錯嗎?這番話真真是,恨不得把沒戰死的士兵,再活活氣死,才是甘願。也怪不得他哥哥庶公子目夷,要氣到口吐白沫的罵道,如果要這樣打仗,那乾脆一開始就投降算了!
    第二年,宋公腿上的傷口急速惡化,沒多久就掛了。「宋襄公」野心悖悖又好戰,卻又愛自稱仁義,這種性格當真矛盾又好笑,而這種性格,也讓他的爭霸過程,在春秋這個紛亂的時代裡,成了一種極不協調的歷史畫面。宋國因齊國內亂而捲入爭霸行列,而「宋襄公」的婦人之仁,卻也讓他註定只能成為一個名不符實的春秋霸主。
    楚軍大勝,諸侯畏其威,都來道賀,鄭伯也率夫人前來。這鄭伯夫人文羋(音,米)本是「楚成王」妹妹,今日君兄得勝,少不得也來同賀一番,隨行者還有二女,伯羋叔羋。慶功酒宴上,眾人皆樂,唯有楚王張著兩顆色瞇瞇的眼晴,直打照著自己二個外甥女,色情口水都流濕了王服。宴後,楚王假託喝醉,要兩個外甥女護送,文羋夫人不疑有他(誰想得到啊?!),便是應允。二女攙扶著舅舅回到寢宮後,正想告辭,卻被楚王硬拖上床,暴力脅迫下,逞了獸慾。這還不打緊,隔日,「楚成王」竟派人送來大車銀兩,知會妹妹文羋夫人說,兩個外甥女從今後,就留在後宮侍候他了,文羋夫人一言不發,收下銀兩,便和鄭侯,回轉鄭國。真真是,我咧!舅姦甥女,本就禽獸異行,老母竟又像收錢老鴇,任其妄為。人性卑賤,莫甚於此,這豈是孔子一句「禮崩樂壞」就能了得的!

    【附錄:中華文化中的為什麼?】

    問:為甚麼誇口說大話叫做「吹牛」呢?

    答:據專家考證,「吹牛(皮)」一詞起源於黃河上游一帶。古代的交通不太發達,當黃河流經青海、甘肅、寧夏、陝西等省境內時,因沿途水急灘險多流沙,很難行舟(木製船難操縱還常被撞壞)。因此黃河上游沿岸的居民為解決渡河運輸上的困難,就想出了「皮筏代舟」的辦法。所以,皮筏子是黃河沿岸人們渡河時,最具特色的傳統工具。皮筏子古代又稱「革船」,因其使用羊皮或牛皮製成而得名。當然,在古代是沒有打氣筒和幫浦可利用的,要想將羊皮袋灌飽氣,就只能靠嘴吹了。而牛皮袋由於體積太大,想用嘴直接吹起來根本就不可能。如果要把牛皮袋灌滿氣,通常就必須由幾個肺活量大的成人,輪流往牛皮袋裡吹氣。因此,在黃河上游一帶,如果有人說他能吹起牛皮袋,當地的人聽了,沒人會相信,都會認為他是在說大話;而對喜歡誇口炫耀自己的人,當地居民往往會說︰「你要真有本事,就到黃河邊上去吹牛皮好了!」從此,「吹牛﹙皮﹚」不僅成了「誇口說大話」的代名詞,並逐漸流傳開來了。



   11/13/08   ANDY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