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時代多的是父子、兄弟間爭鬥的狗屁事,現在換來說說連襟間的齷齪事。蔡、息二國在春秋諸國中都是小國,蔡哀侯和息侯分別娶了陳國兩個公主媯氏為妻。有天,息媯回陳國省親路過蔡國,蔡哀侯貪戀小姨子的美色,便邀她入宮作客,並語言輕挑,毛手毛腳的百般調戲。息媯回到息國後,便向息侯哭訴告狀,息侯雖然氣憤但因打不過蔡國,也不敢興師問罪,於是便想出了一條借刀殺人之計。
     息侯先討好楚國,並向楚稱臣納貢,再指稱蔡侯根本不把楚國放在眼裡,所以不屑與楚國相好。「楚文王」這個南蠻子被這一挑唆,便發兵攻蔡,將蔡哀侯逮來,打算在太廟前,將他煮了祭天。蔡哀侯知道這定是息侯借刀殺人之計,便向花名在外的「文王」進言,息侯夫人息媯是如何的國色天香,秀色可餐,堪稱美艷絕倫。被這麼一說,楚王自是褲襠鼓了一大包,當下便放了蔡哀侯,並出兵取息,將息媯一把搶了來。並威脅她,若不順從,便將息侯一族全砍了。息媯本想投井保節,但隨從勸之不應為保個人小節,而犧牲無辜生靈,夫人無奈,便答應了楚侯,隨他回國。楚王將息侯安置於汝水息氏祀廟旁,並封他十家食邑。息侯因被奪妻滅國,終日忿憤鬱卒,不久便死了。
     息媯被楚侯搶為壓寨夫人後,雖為他生了兩個兒子,長子熊艱,次子熊惲,但仍終日悶悶不樂,也從不主動和楚王說話。「文王」雖對她寵愛有加,但也有脾氣,某日,不爽的責問息媯,為什麼都不和他談話。息媯這才梨花帶淚的回答,自己一女配二夫,是個不守節的女人,哪有面目和人說話。楚王一聽,又是愧疚又是心疼,當下便告之,這一切都是蔡哀侯的陰謀,他會為她討回公道。不久,便興兵攻打蔡國,斬了蔡哀侯。
     「楚文王」生性好戰,有次攻伐巴國時,臉頰中箭,沒多久,箭瘡化膿迸裂,便血流不止而亡。公元前677年,「文王」死,長子熊艱即位,弟熊惲本就窺視王位已久,看哥哥即位後,幾年內,除了狩獵,毫無治國野心,便想取而代之。某日,趁熊艱狩獵之時,便派刺客死士將他殺了。國母息媯雖懷疑熊惲弒君,但因自已長久一直偏愛小兒子,所以,也不詳加追究,和大臣商議後,便立熊惲為新君,是為「楚成王」。

     「楚成王」即位後,便有了向中原擴張版圖的野心,他想像「齊桓公」一樣,有朝一日,能問鼎中原武林盟主寶座。「楚成王」的夫人蔡姬,原為「齊桓公」的第三任夫人,因故,被齊侯休了,哥哥「蔡穆公」覺得面子掛不住,一怒之下,又將她嫁給了楚侯。「楚成王」本為南蠻,對中原禮教不多拘束,所以,雖和「齊桓公」成了〝表兄弟〞,也不在意。這年,楚王才剛收拾了幾個鄰近小國,正想攻打鄭國,便聽聞齊侯的八國聯軍征伐而來,表面說是討蔡,實際卻是伐楚。
     楚王見諸侯聯軍,軍容浩大,與之硬拚,勝算不置可否,便派遣大夫屈完為使,接迎大軍於途中,以探虛實。稍後,屈完回報,聯軍軍威難撼,暫時不宜正面衝突,可先虛以委蛇,假裝合盟,待其退兵,來日再作打箅。楚王雖不情願,但審時度勢,也只好暫時答應。隨後,雙方在召陵盟約,楚國如約得向周室稱臣納貢。周天子得知,從不馴從的楚國,竟然送來青茅金帛入貢,自然開懷不已,對「齊桓公」少不得又是一番嘉獎和封賜。
     召陵之盟,使齊侯聲威更震,相反的,楚侯北進中原雄心卻暫受壓制,只得掩旗息鼓,韜光養晦。然而,楚國與中原諸雄爭霸的企圖心,並未因而熄滅,不久後,「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的「楚莊王」入世,就是南方對中原投下的一顆震撼彈。
     漢陽城北,有一座「息夫人廟」,因為建在桃花洞上,又稱「桃花夫人廟」。這廟所供祀的息夫人,就是上面說過的夫人息媯。後人在息夫人死後,為感念她的節操,便建廟祭祀。後世很多文學家在知道息夫人的故事後,也都紛紛為她題文立頌,如王維杜牧等。其中最有名的當屬清代文人鄧漢儀的《題息夫人廟》一詩。「楚宮慵掃眉黛新,只自無言對暮春;千古艱難惟一死,傷心豈獨息夫人」。

     晉侯始祖本為周室宗親,是「周成王」的庶弟公子姬叔虞,傳到姬佹,是為「晉獻公」。「獻公」還是世子時,便娶了賈姬為妃,但賈姬無子,便又納犬戎主之姪女狐姬和小戎之女允姬為妾;狐姬生庶長子重耳允姬生庶次子夷吾。當年,「獻公」的老爸「武公」有位妾妃齊姜,是「齊桓公」的女兒;齊姜年輕貌美,嫁給「晉武公」時,他卻已經是個不舉老人,「獻公」知庶母深閏難耐,便與之搞起了苟且之事,還生了個兒子申生,自小被偷偷寄養在申國。------,咦?這段怎麼這麼熟悉啊?!喔,想起來了,這段宮廷的淫亂大戲,根本就是「衛宣公」和庶母夷姜的翻版。
     「獻公」即位後,等夫人賈姬一死,便迫不及待地立庶母夷姜為夫人,並接回公子申生申生年紀雖比重耳夷吾輕,但因為是嫡子,所以,便被立為世子。「獻公」十五年,晉侯兵伐驪戎驪戎兵敗求和,便獻上公主驪姬少姬給晉侯。驪姬生得貌比息媯,妖同妲已,又工於心計,擅媚晉侯,因而極得「獻公」寵愛,新婚次年,便生下公子奚齊
     不久,夷姜夫人逝世,「獻公」本想立驪姬為夫人,奚齊為世子,廢世子申生;此舉卻遭朝臣反對,所以,也只得暫時打消主意。「獻公」有三個男寵嬖臣,梁五東關五,人稱「二五」;另一人名為優越。三人知晉侯寵信驪姬,便極力巴結她,平時和驪姬就像「姐妹淘」般的親密非常。三人一直知道驪姬姐姐的心思,便幫著出謀劃策,聳恿晉侯將三個公子都派駐到外邑,以方便姐姐行事。

     虞、虢是與晉國比鄰的兩個小國,虢君好戰成性,每每入侵晉國邊境搶掠,「晉獻公」想出兵討伐,卻顧慮虞國會相助,而猶豫不決。大夫荀息出策先以美女寶物贈賂既色又貪的虞君,要他別淌混水,則伐虢可成。晉侯按議而行,虞君果然答應。虞國大夫宮之奇知道這件事,便勸虞君千萬不可,說道,虞、虢二國的關係就像脣齒相依一般,一國若滅,另一國必亡,一如脣亡則齒寒,所以千萬不可答應。虞君貪利短視,並不納諫;晉國伐虢,虞果然袖手旁觀。不久,晉國滅了虢,班師回道時,順勢把虞國也給滅了,並把虞君和大夫百里奚都擄為人質,押回晉國。
     世子申生自被外放之後,驪姬便一直在「獻公」耳邊嘀咕世子的不是,「獻公」本不在意,只是敷衍,但次數一多,也漸漸起了疑心,加上某次經驪姬的設計,還讓晉侯懷疑自己的兒子有調戲庶母之心,這下子,申生一向溫良仁孝的形象,在君父心中可說是破壞殆盡。驪姬又派人告訴世子,君父因思念齊姜夫人,希望能吃到拜祀過夫人的祭肉,以慰牽念。申生當然立刻照辦,並差人將肉品送到宮內呈給晉侯。驪姬和「二五」便在肉中下毒,等到晉侯要吃的時候,又佯稱肉品已放置多日,不知是否新鮮,便叫來內侍試吃,內侍一吃,當場七孔流血,中毒而亡。驪姬順勢又是一番讒言,直叫晉侯火冒三大,頓時認定自己的兒子等不及要繼大位,所以心生弒父之心。當下便派兵要擒回世子問罪。
     朝中大臣狐突狐姬的哥哥,公子重耳的舅舅,平日即對三位公子多有照顧與維護。今日得知此事,心知定是奸佞陰謀,便差人通知世子速速暫避他國,等事情水落石出再回國面君。申生生性本就慈孝,知道君父寵信驪姬,若揭發陰謀,父親定當傷心;自己若出逃他國,外人又必怪罪晉侯無情殺子,一時鄉愿之心作祟,當下竟舉劍自刎而死。


    【附錄:中華文化中的為什麼?】

    問:為甚麼皇帝的女婿叫「駙馬」呢?

    答:「駙」指的是馬,三匹馬拉一輛車,左右兩邊的馬稱為「駙」。而「駙馬」最初只是一個官名,其全稱是「駙馬都尉」,是「漢武帝」開始設置的。到了三國時,魏國玄學家何晏娶了「金鄉公主」,「魏文帝」授其為駙馬都尉;後來晉朝杜預娶「晉宣帝」之女「安陸公主」;王濟娶「晉文帝」之女「常山公主」,也都授駙馬都尉。魏晉之後,皇帝的女婿照例都授予駙馬都尉官職,簡稱「駙馬」。從此以後,駙馬都尉專門授給皇帝的女婿,但皇帝的女婿實際上並不會去管副車的事,也就成了虛銜稱號。所以駙馬已不再是一個實際的官職,而是成為皇帝女婿的代稱了。



   11/13/08   ANDY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