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重耳避難入狄國後,一直不敢有太大動作,和隨從只是養精蓄銳,等待著回國的時機。這日,狄戎國主例行的來看甥輩公子重耳,並送給他兩個剛剛征伐廧咎如部落得到的戰利品,美女兩名。重耳因一意只懷著回國心思,便是婉拒,大夫趙衰心知寄人籬下,生怕壞了狄君好意,便代為應充收下。這廧咎如部落的二女本是姐妹,名喚叔隗季隗,二女雖是狄族女子,但生得美貌嫻淑,且自小聰慧,對中原文化又稍有涉獵,不久,便得了公子歡心,妹妹季隗嫁予重耳,生子伯鯈(音,仇)叔劉;姐姐叔隗則嫁予大夫趙衰,生子趙盾
    「晉獻公」薨逝,"長公子派"的大夫邳鄭里克恭請重耳回國即位,卻是被拒。此時的秦侯「穆公」,也有東進圖霸中原的打算,和百里奚蹇寂商議後,便決定出兵擁戴對秦國爾後東進霸業較無威脅的夷吾里、邳二人迫於現實,也只得委屈服膺"二公子派"大夫呂甥卻芮和秦國的擁舉,共扶公子夷吾為新君。

    公元前643年,「晉惠公」龍虎山大敗,被俘又被放回後,也不知哪根筋不對勁,突然想起了久滯國外的哥哥重耳,心中一陣不安。勃鞮知國君對重耳尚存,耿耿不安,便自請願意帶領刺客死士入狄,殺了長公子以解心患。晉侯心喜應諾,勃鞮便領著死士一班,潛入狄境,伺機而動。
    國舅狐突自新君即位後,便一直稱病不願入朝,新君見其垂垂老矣,無所作為,也不多加理會,便由得他去。狐突雖是裝病不理朝政,但一直派有細作密切注意晉候舉動。近日,探得勃鞮欲召募死士行事,心中大驚,便遣心腹,將消息告之於重耳,以作應變。
    重耳接到消息後,便和隨從商議,二狐兄弟建議先暫離狄國,往他國避災;公子因在狄地久居,心中自是難捨妻兒,正在猶豫不決。狐偃又說道,當初委身此地,不是為了在此安家立命,而是為了伺機復國;如今,此地不安,回國暫無望,可至齊國暫避,齊侯小白仁義,必可助我。言罷,趙衰與眾隨從都同意此議,公子亦諾。回到居處,重耳對妻子說明決意後,希望妻子能等他二十五年,屈時若沒回來,就改嫁了吧。季隗哭道,男兒志在四方,不敢強留。但奴妾今年已二十五歲了,再過二十五年,便將就木,要嫁何人。並說,她會好好撫育二子,不用牽掛她們母子。指人已衰老,即將死亡的「行將就木」一詞的典故,就是由此而來。公子一行人,怕夜長夢多,也沒和狄國主辭行,便匆忙離去。重耳自入狄到今日離狄,總共在狄戎待了十二年。

    重耳一行人等,意往齊國,必先經繇、衛兩國,但繇、衛因懼怕晉國兵力,都不肯借道,一行人只得繞道偏荒山地而行,行途自然更見辛苦,途中因無糧食充饑,連拉車之馬也殺來吃了。眾人來到五鹿,遇一農夫,便向他央求有無食物可施捨解饑,農夫拿了一個土塊說,食物沒有,土塊要不要。重耳虎落平陽被犬欺,想到落魄至此,頓時淚流不止。狐偃見狀,反倒大聲賀喜的說,土地乃是一國之本,上天借此人之手,授土於公子,此乃吉祥之兆,公子他日定能收土復國,主持江山社稷。重耳聽後,才轉悲為喜,跪拜接過農夫手中土塊後,一行人又是匆忙趕路。
    一行人走著走著,是又饑又渴,只得摘些野菜充饑,公子吃下又全吐了出來,無法下嚥,整個人也體力不濟到癱了下來。這時,介子推捧了一碗肉湯到了跟前,公子吃完之後,精神稍稍好了一些。眾人質疑,此地山禿地荒,不見鳥獸,何來肉食。介子推支吾不答,趙衷見他身形怪異,連踱步都臉露痛楚之色,伸手掀起他衣服下擺,便見大腿上方滲滿鮮血,再拉開一看,大腿上竟多了個小窟窿,鮮血直流著。重耳一見,方知那碗肉湯,乃是介子推割下腿肉烹煮而成,一時神色大驚,接著痛哭不已,呯的一聲,跪倒在介子推面前,吶喊道,我乃亡命天涯的落魄人,你如此待我,未來如何報答!介子推連忙將公子扶起,說道,公子只要早日復國,便是對眾人辛苦,最好的報答。孝子殺身以事其親,忠臣殺身以事其君,介子推之舉,實是至忠至義也。
    重耳君臣一行人,就這樣沿路覓食,有一餐沒一頓的終於來到了齊國。「齊桓公」久聞重耳的聲名,見他來到,欣喜相迎,以上賓之禮款待,眾人也終得見識到這位龍頭霸主的仁義風範;一行人歷經艱苦,終於暫時得了個安身之所。這一年,「齊桓公」七十二歲,公子重耳五十五歲。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齊桓公」非常喜歡公子重耳,便將自己女兒齊姜嫁給了他,隨從眾人也都賞以住居車馬,生活可說安逸非常,重耳就這樣在齊國留了七年。然而,這期間遭逢了「齊桓公」之死,諸子爭位,國內大亂;到了「齊孝公」嗣位,又違反先人所為,依附楚國,與宋征戰,內部國事紛擾,外又與各諸侯不和,正是事多不愁。看著此等情勢,趙衰與眾隨從屢感不安,心想,欲借齊國之力復國的希望,是得落空了。某日,眾人私議,情勢既是如此,就應該早早離開齊國,另作打算,以免求援不成,反遭了池魚之殃;當下眾人議定,便將議定之事告訴了公子。這幾年在齊期間,重耳生活舒適安樂,與夫人又是恩愛濃蜜,鶼鰈情深,大有樂不思"晉"之態。此時,聽到眾人提議,竟一時顯露猶豫之色,也不答可否,只敷衍說要思考一下,等他日再議。誰知,接下來幾天,眾人來見,公子都推諉身體不適,不見眾人。
    眾人知道公子不想離開齊國的心思,便密謀假裝約他出遊打獵,途中再來個大綁架,要硬生生將他帶離齊國。誰知,這謀事無意間卻被宮娥聽到,便急忙地將這消息告訴了夫人。齊姜聽完,竟勃然大怒,斥責宮娥胡言造謠,便將她關了起來,當晚,刀子一抹,就將宮娥殺了。隔天,眾人依計來求見公子,稱說不再提離齊之事,而是要約公子出城打獵,舒展筋骨。重耳與這班人朝夕共處十來年,怎會不知道他們的肚腸心思,心想其必有所圖,所以,仍就佯裝身體不適,給眾人打了個回票,趙衰等人一見計謀未成,立刻沒了主意。當大家正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時,夫人卻來找上了他們。
    原來,夫人夷姜也是大義之人,早就知道眾隨從匡扶公子復國的辛苦與用心,而自己也希望丈夫能有番前途作為。無奈,公子因眷戀安逸生活和夫妻深閨之情,便沒了初衷大志,夫人雖也曾建言了幾次,卻都被消極地打發掉話題,久了,也就不再提了。現在,知道眾人有此計劃,為防外洩被人得知,便將宮娥殺了,以為滅口。此刻,眾人不知為何夫人突然來訪,正覺納悶,夷姜便將知道的事情經過一一詳述,眾人聽完,才知夫人也是大義之人,如今眾人正在束手,當下便向她討求良策。白天,夫人見眾人計劃未果,當下便另有了主意,因而,此時才會來找眾人合計,而這主意就是------。

    當晚,夫人見公子仍舊悶悶不樂,便備齊酒菜,與之言歡,又叫來侍女歌舞,公子這才展露了歡顏。整夜,兩人交杯狂歡,夫人不停勸酒,公子也不推託,盡是杯杯飲盡。就這樣,直樂到半夜,重耳酒力不勝,已酩酊大醉,呼聲震天,夫人立即摒退侍女左右,逕自去開了後門。已在門外久候的狐偃眾人急忙進到正廳,見公子醉得不省人事,幾人小心翼翼地將重耳抬上早預備好的馬車後,又回身來見夫人,一面辭行,一面拜謝成全之情。誰知,夫人卻含淚道,眾人如此一走,等公子醒來,必會返身再回齊國,唯今之計,我只有一死,才能斷了公子回齊的念頭。說完,便用袖中預藏的匕首,當下自刎。眾人一陣驚愕,也來不及阻止,夫人頸中鮮血已噴濺滿地,當場氣絕。真箇是,「公子喪志鳳不鳴,佳人大義割私情;為成檀郎鴻鵠志,捨身換得後人敬」。
    夫人捨已就義,眾人不禁含淚痛拜,雖是不忍,也是無奈,只得匆忙上車,直驅而去。一行人由深夜不停策馬,直到東方泛白時,已離齊城百餘里。眾人惟恐事跡敗露,齊兵來追,也不敢休息,又是一陣趕路,等到日正當中,進了曹國境地,才停車略事休憩。
    正午時分,炙陽酷熱,重耳被曬得終於醒了過來。睜眼詳看,人在馬車中,車在馳道上,完全不是齊宮樣,定神一問,才知著了這班隨從的道,忿怒之餘,也不多說,獨自駕車,便要回轉齊國。狐偃立即拜跪,擋在馬車前,哽咽道,夫人了解你,你卻不了解夫人,夫人就是怕你再回去找她,故而,已自刎身亡。重耳聞言,彷若晴天霹靂,大喊了一聲夫人名字後,一陣目眩,突覺眼前一黑,竟昏了過去。


    【附錄:中華文化中的為什麼?】

    問:為甚麼把睡覺稱為「夢周公」呢?

    答:「夢周公」一詞原來出自於《論語.述而》篇的記載︰「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意思是,孔子說︰「我衰老的很嚴重,我也很久不再夢見周公了」。孔子對周公的尊崇與敬重,讓他「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經常夢到周公。後來人們就以「夢周公」來表示對先賢的緬懷之意,現在大多用於形容作夢、睡覺等。



   11/14/08   ANDY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