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兄弟相殘、妻離子散和重重打擊的重耳,無語的望著上蒼,他不知道老天如此折磨他,究竟要到幾時,也不知道嚐盡這些悲痛,到底值不值,更不知道有天得償所願時,他會是何種感覺。如果,他現在是一個毛頭小子,他可以憤世嫉俗;但他已是個花甲老者,沒人會給他這種放肆的優待。他想著狄國裡,有人為他沒有未來的守著。另一個神祗國度裡,有人為他割情捨身而無怨;而此刻在他身邊,更有一班人,十幾年沒有自己的只為了他活著。他終於知道,自己不再只是自己,他是姬重耳,一個在時代巨輪的轉動裡,只能背負著宿命與使命前進,而不能有自己私願情感的一個人。年過花甲的重耳此時頓悟了人性中的淺薄與脆弱,彷若蠶變成了蛹,蛹化成了蛾。「鳳脫雞群翔萬仞,虎離豹穴奔千山」,曲折漫長的流亡生活,逐漸地塑造出了一個全新的公子重耳,一個準備迎接命運對他無限挑戰的未來春秋霸主。

    一行人既已入曹境,便決議先行拜會了曹君,再圖打算。這曹國君侯「曹共公」也是個老玻璃,終日只知淫樂,身邊佞臣男寵成群。不會納賢治國,而是用賣官求才也求財,搞得街上行人裡,十個人中有九個官,而且都是土霸市井之流。其中,雖不缺有志之士,但支柱難擎天,也都只能噤聲自保,大夫僖負羈便是其一。這日,僖負羈知道重耳來了曹國,他素知公子德行,便向曹侯舉廌,言說,今日公子雖落難,但他天生異秉,日後必有鴻圖,所以,國君此時該好好以禮相待,以謀日後曹晉之好。這「曹共公」本就是近利小人,哪管什麼以後不以後,但對重耳的「天生異秉」,倒是充滿好奇,問說,重耳天生雙瞳,世人皆知,還有什麼「異秉」啊?大夫回答,公子除了一眼雙瞳,還傳說他,肋骨不分支,合長成一塊胸板,此乃君王異相也。曹侯一聽,可樂了,要僖負羈立即引來公子,他倒真想好好瞧瞧這傳言中的「異相」。
    僖負羈恭敬引來公子一行人,妥善安置於行館之中,眾人因奔波了數日,便各自先行沐浴,圖個清爽。曹侯這老玻璃顯然迫不及待,領著幾個男寵小玻璃,悄悄潛入行館,找到公子寢房,便由窗孔向內窺探;公子因白日車頓勞累,正泡在熱水盆裡,閉目小憩。此時的重耳雖已屆花甲,但因天生俊帥,身材魁梧奇偉,仍稱得上蒼桑魅男。更白話一點說,就是年紀雖大,還是老帥哥一個。曹侯一見此等公子,淫心又起,也管不得禮節,悄悄推門而進,踮著腳步,一下子就捱到了公子澡盆邊,不由分說,狼爪直伸。公子突覺幾隻手掌自四方襲胸而來,一睜眼,見是曹侯和幾個嬌艷男子,正行這輕薄辱人之舉,立即一陣大聲喝止,整個人也縮進了盆中。狐偃剛洗完澡,正要來向公子問安,突然聽見一陣吵雜,便衝了過來,正見一群人聚圍著公子嘻笑,當下就是一聲喝斥。曹侯一干人等,見門外突然闖入一位猛漢,也不敢再逗留,轟然一散,逕自逃出屋去。其他人也聞聲而至,公子便將曹侯惡行告之,君臣都忿憤不平,但想到寄人籬下,也只得暫時隱忍,心想,君子報仇,三年不晚。隔日,公子也不見曹侯,只向大夫僖負羈表達去意,就離曹而去。消息傳來,曹侯自知理虧,也不阻攔,自由他去。

    眾人離曹入宋,此時的「宋襄公」正因泓水之戰大敗,而偃旗息鼓之中。公子了解此時的宋國只能暫息,不能助兵,與眾人商議後,拜謝了宋侯的厚賜,就出宋而去。「宋襄公」在公子重耳離開不久後,便因箭疾不治而亡。之後,公子王臣即位,是為「宋成公」,「襄公」臨死前,交代王臣,晉公子重耳雄才,他日必冠諸侯,宜和他相好,能得安穩。又交待,今後宋楚兩國,誓為世仇,不可交好。「宋襄公」大張仁義,卻如春秋舞台上的過場小丑,後世有人為詩嘲諷曰,「一事無成身死傷,但將迂語自稱揚,腐儒全不稽名實,五伯猶然列宋襄」。哼哼,說得好!
    公子一行離宋至鄭,「鄭文公」卻瞧他垂垂老者,必無所作為,故而,閉城禁入。眾人已嚐過種種苦難,人世冷暖,早就看透,當下也不多言,只繞道而走,進了楚國。「成王」見公子入楚,歡喜的很,當下以諸侯大禮相迎,眾人好不風光。在楚數日,楚王不但天天盛宴款待公子,還三不五時相約出獵,處處待之以貴賓,毫不懈怠。某日,酒宴中,楚王問重耳說,他日公子若即位,要如何謝我?公子答說,金銀寶物,美女糧秣,國君都不缺,所以,他日若能即位,必效法楚君之賢,治國安民,與楚相好。但,某日若不得已,須與楚國為敵,兩軍對戰之時,晉軍自當後退三舍,以謝楚君今日相待之恩。楚王聽後,哈哈大笑,更加欣賞重耳的雄才與氣度。成語「退避三舍」一詞的典故,便是由此而來;「舍」,為古時計量單位,「一舍」為三十里,「三舍」乃九十里。
    晉世子圉(音,與)一直在秦國作人質,秦侯為拉攏他,將女兒懷嬴嫁給了他。希望他日世子即位,能再修秦晉之好。這年,「晉惠公」夷吾病重,世子怕萬一國君薨逝時,他人不在晉國,王位可能會供手他人,於是,便丟下老婆,偷偷落跑回國,得到消息後,秦侯可真是氣到差點中風。「有其父,必有其子」,被這對父子接連著兩次背信忘義的秦侯,再也忍不下這口氣,知道重耳現在楚國,便遣人告之公子,願助其掃蕩奸佞,返晉即位。公子將秦侯的意思,轉告楚王,楚王欣表同意道,楚晉兩國,相隔遙遠,就算有心助公子,也鞭長莫及;而秦晉相鄰,起事方便,秦侯現願出力,是天助公子。楚王立刻為其準備好車馬糧水,並通知沿途所經之國,給予方便通行,重耳一行人感恩拜謝過楚王,便向秦境直去。「楚成王」明知重耳可能成為楚國未來稱霸的對手,卻仍大禮以對,誠心相待,真真有英雄惜英雄的君王氣概;但,他其實又是個淫穢甥女,違亂倫常的君主。歷史到底該如何去評價這樣的一個人呢?傷腦筋吧!且說世子逃回晉國後不久,「晉惠公」就病死了,卻芮呂甥等人便擁世子即位,是為「晉懷公」。「懷公」初登大位便濫殺舊臣,國舅狐突當然也難逃倖免。眾人得知二狐兄弟的老父被殺,皆悲憤交加,二狐兄弟更甚,而重耳想盡速返國的決心又更加深了。

    重耳從狄國開始,周遊了齊、曹、宋、鄭、楚等國,現在終於到了離自己國家最近的秦國了。但,這裡會是他,說好聽叫周遊列國,其實是流亡生涯的最終點嗎?重耳不知道,雖然他希望答案是肯定的。秦侯見公子歸秦,興奮非常;伯姬見到了分別多年的兄長,更是悲喜交加,兄妹相擁而泣時,兩人的髮鬢,竟都各自平添了無數十九年前沒有的灰白。入得秦宮,秦侯對重耳的接待規格和排場,更是甚於楚國多多,而眾人歸家的心箭,在此刻,己搭拉得更緊更繃了。
    秦侯看出公子重耳非淺灘游龍,他日必有作為,為了打好兩國未來的相好基礎,他老兄便又來了"嫁女兒綁住女婿"這套,而且這次嫁的女兒,竟又是他和夫人伯姬最鍾愛的小女兒,懷嬴公主。重耳一聽秦侯這個提議,差點又一陣目眩,眼前一黑,昏了過去。這懷嬴公主本是公子的老婆,公子又是重耳的姪子,如此算來,懷嬴就是重耳的姪媳婦,而懷嬴又是重耳的妹妹,夫人伯姬的女兒,所以,重耳又是懷嬴的舅舅。這、這、這關係可夠亂了,更亂的是,現在還可能要變成自己的老婆。看倌們,你道這要如何是好?重耳當然也是一個頭兩個大,是答應也不是,不答應也不是,真真是折煞人也!


    【附錄:中華文化中的為什麼?】

    問:為甚麼稱代人作文章為「捉刀」呢?

    答:這個典故發生於三國時代。當時魏國在曹操率領之下,統一北方,聲威遠播,因而一些少數族群接連來歸附。有一天,匈奴特派使者來謁見曹操曹操自認為形貌矮短,身材不夠雄壯高大,將無法讓遠來的匈奴使者信服。於是,曹操便命崔琰代替自己來接見匈奴使者。崔琰長的聲姿高暢、眉目疏朗,再加上鬚長四尺,正中端坐,接受來使參拜,顯的很有威望。曹操則手握鋼刀扮成侍衛,站立在崔琰的旁邊。 匈奴使者拜見後離去,曹操立即派遣間諜向使者探詢說︰「你覺的魏王如何?」使者回答說︰「魏王儀表出眾,不過,那個旁邊捉刀的人的氣度非凡,我看才是個真英雄啊!」。因此,原是執刀護衛之意的「捉刀」,後來就被人們引申為替別人作文章或代人做事



   11/15/08   ANDY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