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軍崤山大勝,「晉襄公」將孟明視白乙丙綁至太廟之前,準備斬殺兩人以祭先君之靈,母夫人懷嬴卻阻止道,新君初立,便殺人祭靈,各國諸侯必認為晉侯乃殘暴之人,若將他們釋回,則必博得仁義大名。況且軍敗被俘之將,使國蒙羞,將他們放回,秦伯必也殺之,借敵之手而殺之,豈不兩全。「晉襄公」的生母早逝,「晉文公」即位後,便將當時的姬驩列養在夫人懷嬴名下,而世子秉性淳孝,更將夫人懷嬴視為生母奉侍,尊稱為母夫人。爾今,聽了母夫人一番話,頗覺有理,便將孟、白二將放了。
    大夫先軫本在吃飯,一聽晉侯將秦國二將放了,頓時怒氣中燒,也顧不得吃了,兩腿三步的直奔晉宮而去。見著晉侯,便問孟、白二人下落,晉侯答道,已釋放回秦,借秦伯之手殺之,豈不更好。先軫怒道,孟、白二人皆是秦伯的肱股之臣,這次出兵又是秦侯執意,如今兵敗,秦伯必不敢怪之,又怎會殺之。今日縱虎歸山,必成他日之患,而我軍弟兄,拼死殺敵,才俘得賊寇,國君卻無條件地輕易放人,這叫將士們情何以堪,以後又如何全心全意殺敵立功。說完,先軫更是一股怒氣難平,竟呸的一聲,一柱口水,啐唾在晉侯臉上,頭也不回地拂袖而去。此時,晉侯才覺失策,也顧不得臉上口水,便要士兵速追兩人而去;可惜,孟、白二人已在蹇叔事先的安排下,由守在黃河邊的公子接回秦國去了。
    孟、白二人此時雖撿回了一條命,但心想,此次全軍覆沒,回到都城也難逃一死,心中正是悲淒,卻看見秦伯身穿素白喪服,士兵舉幡列隊於城外相迎。二人見狀,立即爬著到秦伯面前,跪拜著自願請死,以彌己過。秦伯滿臉自責道,此次兵敗,皆是寡人之過,吾不聽忠言,剛愎自用,才落得如此下場,寡人實無顏面面對死去的眾多兵士亡魂。說罷,雙膝及地,雙手合揖,面向崤山方向,聲音淒滲地哭喊著,向死去的兵士謝罪。眾人與列隊士兵也都相繼下跪,現場悲哭之聲,莫不令聞者也為之動容。秦伯更當下血誓,此仇不報,寧以肝腦塗胄。幾個月後,秦國大軍伐晉,卻又為晉國所敗;秦伯此時才瞭解,晉侯雖為新君,但實力卻難小覷,於是便勤練兵馬,養足糧秣,決定不再為意氣而兵,而是為霸業而戰。

    這年,狄戎國主白部胡即位,其人恃勇好戰,所以,也趁晉君新立,舉兵來犯。狄、晉本相交好,此次會突然進兵,晉侯也大吃一驚,便命先軫領兵對抗。先軫卻道,上次為孟、白二人被放事件,臣激憤而唾國君口水,這是大逆的舉動,然而,國君卻不以為意,未降罪於臣,屬乃國君雍容大度,爾今,再予臣此等殊榮掛帥,臣實在無顏接受。晉侯道,大夫行事為國,寡人那會掛意,現在,夷狄來犯,非卿不能抗之。先軫雖感為難,但見晉侯誠意盛情,只得領下,當下也有了念頭打算。兩軍交戰於箕城的大谷,晉軍引戎兵入谷,一舉殲滅,戎主也被斬殺於陣中。元帥先軫得知捷報,便修寫表章一封,交於下屬,獨自一人,駕車而去,下屬不解其意,但也不敢質問。
    狄戎主之弟白暾本領軍作後援,得知君兄戰死,正是悲痛之際,突見一輛晉軍戰車,直衝而來,便忿憤驅車,迎戰而去。晉軍來人正是大夫先軫,他獨身一人,衝入陣中,見人便砍,毫無怯縮退意,白暾頓時被其戰意氣勢所懾,便令弓箭手,發箭圍射。萬箭齊來,先軫也不閃避,當場竟被射成如刺蝟一般,氣絕而亡。白暾知道先軫乃晉軍大將,便以他的屍身和晉軍換回戎主遺體;白暾本就不贊成戎主攻晉,如今兵敗,君兄戰死,便順勢退兵而去,返回戎地。晉軍凱旋而歸,晉侯見先軫陣亡,痛哭不已,下屬獻上其所囑交的表章,晉侯觀後,更見傷心。「臣自知對國君無禮,國君不但不怪罪反而重用,現在幸運戰勝,是諸將士的功勞。臣若回去而不接受賞賜,別人會認為是國君有功卻不賞,誤損國君名聲;若是受賞,便又是厚顏不領罪卻領實,如此一來,功罪制度紊亂,國君如何治國。如今,臣獨身入狄軍,假狄人之手,代君罰臣之罪,以成全君臣之義」。
      晉楚「城濮之戰」,是中國歷史上一次非常成功的謀略與心理戰,晉秦「崤山之戰」,是中國歷史上一次成功的殲敵戰;而這次晉狄之戰,則是一次捨身報君的傳世典範。敢於唾君之面的先軫,可能是恃寵而驕,也可能是倚老賣老,更可能是心中只有國沒有君的偏執;但一生歷戰無數,卻不知敗為何物的老臣,在孤身衝入敵陣中時,已對自己冒犯國君的行為,做了最好的懲罰,也樹立了兩全的君臣相對之禮。

    公元前624年,經過了一年的休身養息,「秦穆公」決定親自領軍攻晉。大軍在渡過黃河之後,秦伯為激勵士氣,著令將全部渡船,一把火全燒了,以表與晉生死一戰的決心。此舉果然令得秦軍士氣大振,接連攻下先前被晉國所佔的江邑彭衙二地,晉國知道這次秦軍舉全國之兵力,又燒船以明必死一戰的決心,故而,也不和其硬碰,只囑付各地嚴守城池,不與對戰。如此數日,「秦穆公」知晉國故意不戰,如此一來,只怕軍心會被拖跨潰散,糧補恐陷危機,便著令全軍轉往崤山之地,收埋之前死士骸骨,以祭亡靈。
    秦軍行至崤山隘道,只見白骨遍野,看了令人毛寒。將士們各個忍著悲痛,收撿同袍屍骨,編了草蓆做為包裹,逐一埋藏於山坳之處。隨即,宰牛殺馬,大擺祭宴,秦伯換上素服,親自祭酒念訃,說到傷心處,更是放聲大哭,哭聲迴動山谷,兵士聽了,同感哀慟,沒有不跟著潸然落淚的。祭享一畢,秦伯也無心再將作攻伐,便領軍返復秦地去了。接下來幾年間,秦國便暫無東進之意,而是遵循當初百里奚「益國二十」的治國政策,致力經營收服西鄙之地,沒多久,西戎二十餘國,皆納地朝貢,並尊「穆公」為西戎盟主。而「穆公」這些屯兵蓄力,收疆養土的作為,也為後來秦國終能統一六國,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秦穆公」有個女兒,名叫弄玉,此女,天生姿容,又精通樂器,尤其擅於吹笙,她所吹的樂聲,宮人皆稱其為"鳳鳴"。秦伯很寵愛這個女兒,建了一座名叫「鳳樓」的豪樓,專供她居住,樓前有個高臺,就叫「鳳臺」。這年,弄玉年已十五,秦伯為她尋親覓婿,卻都不合她意。某夜,她夢見一個帥哥,騎著隻彩鳳停在鳳台之上,並告訴她,自己就是她的真命天子,他還用玉簫奏了一首曲子送她。弄玉夢醒後,便將夢境說于父君知曉,秦伯按照她的描述,派人四處尋找;最後,找到一位叫簫史的少年家,秦伯便宣召他入秦宮,並將公主弄玉許配於他。夫妻兩人婚後,夫妻和氣,簫笙合鳴,生活自是美滿。某日,有一龍一鳳棲於鳳台,夫妻二人,便分乘龍鳳仙飛而去,秦伯派人尋而不得。後世便以「乘龍快婿」形容佳婿,即由此典故而來。
    公元前621年,「秦穆公」於睡夢中過逝,在位三十九年,歲享六十九歲。「穆公」薨後,世子嬴罃即位,是為「秦康公」。「穆公」的葬禮採用西戎習俗,以生人殉葬,共陪葬了一百七十七人,在陪葬的人中,除了妃子、宮女、侍從之外,還包括一些大夫朝臣。這也是春秋君主中,使用生人做為殉葬品的第一人。「秦穆公」為人大度,禮士尊賢,用百里奚於亡命,拔蹇叔於老農;二扶晉主,信義無雙,崤山罪己,仁賢之舉。雖無緣於中原,乃稱霸於西戎。春秋諸侯中,像這樣的君王,並不多見。然而,最後因遵行夷狄風俗,用人殉葬,卻是刻薄殘忍之舉,終落得晚節不保的污名,實在可惜!

    再說晉國,「晉襄公」即位六年時,立公子夷皋(音,高)為世子,這年,朝中重臣趙衰欒枝先且居臼季狐偃相繼過世,晉侯便重用趙衰之子趙盾趙盾雄才大略,又具仁心,所以,甚得民心。隔年,在位僅七年的「晉襄公」逝世,年紀尚小的公子夷皋即位,是為「晉靈公」,朝政皆由趙盾掌理,朝臣民眾皆服其德,晉國政清民富,諸侯間也都仰慕其仁名,對其尊崇有加。
    當年「晉襄公」連喪五員重臣,便任命狐偃之子狐射姑趙衰之子趙盾先軫之孫先克等人為要臣,並以狐射姑為大元帥;大夫陽處父卻奏告晉侯,趙盾之才能德性,皆優於狐射姑,該改任趙盾為大元帥,「晉襄公」允之,便更改任命。狐射姑之弟狐鞠居本性魯莽不經智,得知此事,為老哥忿憤不平,竟找上陽處父理論,最後還一刀把人給宰了,狐射姑得知消息,料想自己必受牽連,便連夜出逃,往狄國而去。「晉襄公」得報狐鞠居行凶殺大臣,震怒不已,便派兵搜拿兇手,狐鞠居就逮,立斬於市集中,晉侯更將狐氏一族全都關進牢裡,準備擇期問斬。
    趙盾知道此事,便立刻進宮謁君道,狐氏乃晉國三代重臣,父子皆有功於國,鞠居雖然擅殺大夫,但已問斬,射姑出逃,可追捕問罪,但萬萬不可罪及妻孥,更不可罪滅其族,否則,國君將被批說為不仁不義之人。晉侯思之有理,便赦放了狐射姑妻兒及狐氏族人。趙盾更於「襄公」死後,將狐射姑的妻兒送至狄國,讓其全家團聚。狐射姑本正在狄國和狄主白暾商議出兵攻晉事宜,得知妻兒被送來狄國,且狐氏一族皆平安無事,感念之餘,便打消了攻晉念頭,從此與妻兒常住狄境,未再返晉。趙盾以一己的仁念,無形中化解了一場兵戎之災,可謂是無心插柳柳成蔭,亦是行仁得仁的結果。




   11/18/08   ANDY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