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初期,南楚一直中原諸國的心腹大患,而春秋霸主「尊王攘夷」口號中的「攘夷」,楚國其實也是主要的目標之一,中原諸國常稱其為楚蠻。楚國早就有窺伺中原之志,故長期以來,一方面併吞侗嚇周圍小國,一方面又不斷向北推進。不幸的是,其先在「齊桓公」時,被阻於召陵,繼而在「晉文公」時,又兵敗於城濮,使北進圖謀中原的計劃,一再受挫。等到「晉文公」死後,楚國又重新邁開逐鹿中原的腳步。
    自「秦康公」和「晉靈公」議和之後,秦晉兩國一連十幾年都沒有再發生戰事,這可也使得「楚穆王」一直沒有趁隙謀利的機會,只得息兵養民,再待良機,楚王重用鬥越椒為令尹,蒍賈為司馬,國力也一天比一天更強大。公元前613年,「楚穆王」入主中原的心願未成就逝世了,其子羋旅即位,是為「楚莊王」,令尹鬥越椒則啣先王之命,任輔政之職。這時期,一些本來依附楚國的小國,都陸續和晉國合盟,這看在楚國的眼裡,哪是滋味,眾臣都紛紛向楚王提出出兵的要求。「楚莊王」卻不置可否的敷衍眾臣,對國事完全一派不關己事的樣子,就這樣,每天和歌伎待妾,男寵伶人,飲酒作樂,醉生夢死,渾渾渾噩噩的過了三年。這中間,很多大臣都陸續向他諫言,國事要親力親為,不可大權專職某臣。但他全當馬耳東風,最後,更在宮門口掛了張公告說,有什麼事,找鬥越椒說去,誰要敢再來找寡人,嚕哩嚕囌,沒完沒了,就砍誰的頭。群臣看了,都搖頭暗嘆昏君,可有一明眼人,卻不這麼想,他就是,大夫申無畏
    一日,大夫申無畏入宮謁君,楚王問他有何貴幹,申無畏道,臣最近聽到民間有一個傳言,不知國君是否有興趣聽聽。楚王要他說來聞香一下,申無畏道,我國的山上,棲息著一隻大鳥,身上長滿五彩羽毛,樣子十分神氣。可是,他這三年裡,不飛也不叫,非常奇怪,敢問國君,這是一隻什麼樣的鳥?楚莊王知道他在暗喻什麼,若有所思地笑笑說,這可不是一隻普通的鳥啊,他潛伏三年不飛,一飛必定沖天,噤聲三年不鳴,一鳴自當驚人,不信,你等著看吧!說完,摒退了大夫,就又尋歡作樂去也。此時楚國的國政大權,一直握在令尹鬥越椒一人手裡,聽到此事,他以為楚王從此要奮發振作,專權獨斷,心想,倘若果真如此,那他的權力豈不就沒了?於是,便想著要試探真偽。某日,鬥越椒將一大筐的奏章,搬到楚王面前,說道,臣年事已高,無法再處理這麼多繁重的國事,懇請國君允准,告老還鄉。楚王聞言,緊張地急忙道,這怎麼可以,你是寡人倚重的大臣,千萬別輕言退休,況且,我只懂吃喝玩樂,你走了,國事誰來處理。說完,也不准其所奏,吩咐左右,又是打獵去了。鬥越椒見狀,當下便覺安心,得意的離去,繼續做他獨攬大權的春秋大夢。殊不知,這位看似毫無城府心思的君王,其實,心中早有他自個兒的主意和盤算。而成語「一飛沖天」和「一鳴驚天」的典故,即是來自「楚莊王」的這段故事。

    過了一段時間,大夫蘇從哭著來見國君,楚王問他哭啥,他說,國君荒淫無道,不理國事,如此下去,楚國必亡,所以才哭。楚王道,寡人早已下令,再多言者斬,你難道不怕死?大夫道,國君殺了我,是成全了我忠臣之名,而國君自己,則是背上了昏君的罵名。楚國現有大好河山,強兵勇將,國君卻不思霸王之道,只沈溺於虛假歡樂之中;而權臣專政,只圖偏安,雖為大國卻被他國視若無睹,欺我楚人為小孬孬。臣直諫而自找死路,或許愚蠢,但國君明知,能有所為而不為,豈不比我更蠢!說完,拔劍就要自刎,楚王立即一把搶下利刃道,大夫快別這樣,你們的忠心,寡人都知道了!隨後,將申無畏一起召入宮中,便把自已這幾年,何以行為如此的用意,全數傾吐。原來,「楚莊王」也是個雄心躊躇之人,只因鬥越椒挾先君遺命專權,而其黨羽,更都存苟且偏安之心。至於其它大臣,不是逢迎附和,便是噤聲自保,他根本不知,誰才是真正的憂國之士,忠義之臣,可以和自己幹一番作為的人;故而,只得藉荒淫行徑,以試臣下之心,三年潛伏,今日終知良窳,正是一展抱負之時。蘇從申無畏兩人淚流滿面,他們知道,楚國真的有一隻大鳥,正要一飛沖天,一鳴驚人,在殷殷仰望著他的百姓面前。
    君臣既已知彼此心腸,也不作聲,各自私下開始串連同志之士,招納賢才。且說,楚國有一個名叫養繇(音,由)基的人,人稱百發百中神射手,大夫蘇從知道後,便將他召入府中,準備推薦給國君。一日,蘇從暗中邀來楚王,設宴於園中,並當場要養由基表演神射功夫。只見,養繇基對著百步外楊柳樹道,此箭必射中楊柳樹的第一棵第五枝的第三葉,颼的便是一箭,箭身果真射過該葉片,直將它射釘在圍牆之上,楚王大聲叫好,當下,就想收為己用。誰知,養繇基因聽說,楚王乃是一個只知淫樂巡獵,而不事國政的人,所以,便推辭道,我知國君喜愛打獵,但我的箭是練來打仗射敵人,而不是打獵射野獸的,所以,我在國君身邊並沒用處。「楚莊王」聞言,便要蘇從將自已計劃告之,養繇基聽完,立即跪拜在地,為自己的失言請罪。莊王也不怪罪,只道,自己又得了一是勇將。現今成語「百步穿楊」一詞,說得便是這故事。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突然,一日早朝,鬥越椒正和大臣議事,楚王不同往日,衣冠楚楚的來到他很久沒踏進的議事宮廷。也不等大家開口,便是宣布了新的人事命令,把一些奉承拍馬的人,全都當場革了職,逐出宮外,申無畏蘇從潘尪屈蕩蒍賈等人,則各得擢升,分任國政要職。並著令鄭公子歸生統軍,即日起,積極操演兵馬,鍛鑄武器,不日伐宋。當下,便將鬥越椒的權力,削去了一大半。鬥越椒此時才發覺,這個被他看衰的無用孺子,竟是隻狡猾的小狐狸,更可能是隻,兇猛的大野狼。眼見當下情勢,他也不露形色,假意為楚王的振作精神,親力主政,感到高興欣慰,更為楚國重獲一明君,感天謝地,但他的心裡,卻已開始在做一些不同的盤算了。

    這一年,「楚莊王」努力改革內政,整軍經武,很短的時間內,便收服了南方許多部落;過了三年,又大敗宋、陳兩國;再過兩年,又打敗了陸渾的戎族,而且,一路打到了周都洛邑近郊。「周定王」得知消息,嚇得差點尿褲子,立即命大夫王孫滿組了個勞軍團去見楚王,明是慰勞將士,實則乞和。楚王這幾年,早有與周王室共治天下的野心,便對王孫滿問道,當年「大禹」立國,曾鑄有九鼎作為傳國之寶,代表天下九州之地,聽說,傳了三代後,這九鼎現今存放於周天子王宮,不知這九鼎輕重如何?王孫滿心知楚王野心,便道,三代相傳的國寶是仁德,而不是九鼎本身。有德者才能得天下,無德者失天下,九鼎雖重猶輕,德雖無形卻重。如今,周室雖衰敗,卻無失德言行,大王,你如今問鼎,究竟何意?!這下,「楚莊王」真的是活生生的碰了個軟釘子,後人從此便將有心謀取某事,稱做「問鼎」。就在這時,楚都突傳來鬥越椒起兵造反的消息,楚王得訊,也無心再和周天子磨蹭,當下便整兵回國平亂。
    當年,鬥越椒被楚王剝奪了大權,一直忿恨在心卻隱忍不發,這次,趁楚王出兵遠征的時機,便糾眾造反。楚王引兵回國平亂,卻被鬥越椒大軍阻攔於漳澨,兩軍正面對峙,昔日君臣,此刻相見,竟是你死我活之態。兩軍陣前,鬥越椒便將自已對楚國的功勞,大言不慚的吹誇一番,又將「楚莊王」的忘恩負義,痛罵了一頓。楚王只笑笑,也不回罵,只道,我念你是舊臣,今日就賞你個恩惠,寡人素知令尹箭法高超,我派小兵一員與你比射,誰輸誰就投降為俘虜,如何?這鬥越椒本就號稱楚國第一神射手,對自己的箭法一直自視無敵,如今楚王約他比射箭,心想分明找死,當下立即答應。楚王將養繇基叫至陣前,與鬥越椒兩人相隔百步,約定三箭決勝負。鬥越椒先射,第一箭被養繇基以弓撥開,第二箭屈身躲過,第三箭用嘴接住。輪到養繇基發箭,第一箭他作勢要射,卻未射出,鬥越椒往右一閃,才知對方沒出箭。養繇基第二次再射,仍未射出,鬥越椒仍是往右一閃,見又是未發,正要開口,養繇基手中之箭,已然射出,直中鬥越椒腦袋,箭射穿頭盔,射破腦蓋,令尹當場氣絕。叛軍見主帥被射死,不是丟盔而逃,便是棄甲投降,鬥越椒之亂被平定。

    反賊既誅,楚王班師回郢都,設「太平宴」,大宴群臣,君臣盡歡。席中,楚王命寵妾許姬向眾臣敬酒,忽然吹來一陣大風,將宮燈全數吹熄,頓時,大家一陣慌亂。就在這時,許姬突然摸黑,挨到楚王耳邊道,有人趁燈滅,吃她豆腐,偷摸了她的手,而她也隨手摘下那人頭盔上的羽纓,請國君立即將燈點上,便知這狂妄之徒是誰,抓起來問罪。楚王聞言,卻大聲喝令,要待從暫時不要點燈,並向席間眾人道,寡人已戒酒六年,今日與眾臣慶功,為求盡歡,請在場所有人等,都將冠纓摘去,以免拘束,不摘去者,便是不給寡人面子。只聞,黑暗中,人聲雜碎,一片盔甲碰撞之聲,之後,隨從點上宮燈,百官頭上的羽纓,皆全數摘去,一隻未留。眾人本就不知發生何事,所以,乃繼續飲酒狂歡,君臣笑鬧成一片,樂哉樂哉!
    酒席盡散,回到寢宮,許姬問楚王道,宴席之上,為何不將輕薄之人抓出來治罪。楚王回道,今日寡人設宴慶功,君臣同歡,酒過三巡,有人難免失態,此乃人之常情。此時,我若因而治其罪,可能為愛妾出了氣,但卻掃了眾人與致,也傷了眾臣的心。況且,你已將此人的冠纓摘下,他必驚恐非常,也算給了教訓,吾料他以後再也不敢造次。而輕薄國君寵妾,本是砍頭之罪,今寡人要眾人絕纓,解除他的窘境,此人爾後,必記住寡人之恩,捨命以報也。說完,得意大笑,後世也將此歷史名宴,稱為「絕纓會」。蠻夷個性,本就豪放,不拘禮數,「楚莊王」又胸有大度,且善知人性,並加以適當利用,也難怪,他能在逐鹿中原的諸多楚王中,出類拔萃,最後,成為唯一稱霸春秋的楚君。

    在接下來的幾年中,楚王又將嬰齊虞邱鬥生蒍敖等人納入麾下,提拔重用,此時,楚國國力已和中原晉國,不相上下,成為當時唯一有能力爭霸春秋的兩個大國。蒍敖乃楚國司馬蒍賈之子,字孫叔,後人稱其為孫叔敖蒍賈鬥越椒造反時,留守都城不降而被殺,孫叔敖便和母親逃難,隱居於深山夢澤之中。之後,反賊被誅,鬥生向楚王薦舉其才,便被召回都城,楚王和他議談數日,驚艷他的雄才大略,於是將其任命為令尹,委以治國重任。孫叔敖接命後,大事改革軍事制度,使三軍嚴肅守律,百姓無擾;又興修水利壩堤,灌田萬頃,獎勵農墾,民穫豐盛。孫叔敖厚植楚國國力的種種措施,也成為「楚莊王」北進中原的最大實力後盾。孫叔敖小時候見兩頭蛇,怕別人也看到受害,便殺而埋之,已見其仁心;成人後,又為國竭力,無私無悔,盡是為臣的忠義,也難怪,當時連嫉妒他受寵的大臣,都不得不誇讚他的賢能,和對楚國的貢獻,盛讚他為楚國的管仲百里奚




   11/19/08   ANDY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