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國有個附庸國叫陳國,「鄭穆公」的女兒天生美艷妖淫,嫁給了陳國大夫夏御叔為妻,故名夏姬夏御叔英年早逝,留有一子夏徵舒夏姬未嫁前,便有和庶兄私通的光輝記錄,所以,老公死後,夏姬又先後和大夫孔寧儀行父通姦。孔、儀兩人吃好倒相報,把國君也拉進來,組成了「表兄弟三人組」。陳國國君「陳靈公」不但是個狐臭國君,本性更是昏淫輕佻,平時國君沒一付國君樣,故而,不為下臣所敬重。自和夏姬苟且之後,君臣三人,便常常在公共場所,拿和夏姬的淫事,互虧開玩笑,群臣也只能搖頭嘆息。但,人多總有出頭鳥,大夫泄冶,就常當面指責三人無廉鮮恥,這也惹得三人,恨他恨得牙癢癢,便索性就把他暗殺了了事。而這「表兄弟三人組」,還有一件誇張事,那就是,三人都有戀物兼變裝癖。三人常常在和夏姬辦完事後,便將她的內衣褲順手拿走,穿在自己身上,還不時地當眾露出,向其他兩人炫耀,可真真無恥到了極點。
    某日,君臣三人又來到夏公館,和夏姬喝酒淫樂,席間,三人竟拿夏姬的兒子夏徵舒開玩笑,「陳靈公」一下子說他長得像孔寧,一下子又說他長得像儀行父,話語中極盡羞辱能事。不料,死不死,這些話竟被剛回家的夏徵舒當場聽見,夏徵舒本就對自己母親和他們的姦情,痛恨不已,這時,聽到此等侮辱之言,長久的隱忍,一下子全爆發出來,二話不說,就拔出配劍,將「陳靈公」當場砍的血肉模糊,氣絕而死。孔寧儀行父則嚇得落荒而逃,連夜投奔楚國而去。夏徵舒本就在陳國任司馬之職,現在陳侯既死,乾脆就自己當起了國君。

    「楚莊王」知夏徵舒弒君篡位,便領兵來攻陳國。陳國兵敗,夏徵舒就擒,被五馬分屍而死。「楚莊王」見夏姬雖為人母,仍是艷姿迷人,也起了佔有之心,大夫巫臣卻勸之道,大王本為討弒君之賊而攻陳國,現在,若納此女為妾,世人則認為你是為貪色而發兵,必罵國君以淫穢之名,聽完,楚王也就打消了念頭。誰知多年後,巫臣竟自己偷偷帶著夏姬私奔,逃到晉國,而這,竟也是種下了之後三家分晉的遠因。夏姬以一女之姿,亡三夫一君一子,一國兩卿,真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夏姬的魅力讓當時許多男人為之傾心,除了有姣好的面貌體態外,史書上載,「其狀美好無匹,內挾伎術,蓋老而復壯者」,所以,她應該也精通房中祕事,而這想必也是讓每個男人都為之銷魂的重要原因吧?!楚王滅了陳國後,本想將其納入楚國版圖,大夫申叔卻以「蹊田奪牛」的故事,勸他不可。申叔說,有人牽牛經過某田主的地,卻踩壞了田地上的莊稼,田主因此憤怒的搶了人家的牛,你說,這田主對嗎?楚王回道;牛踩了耕作,頂多賠償損失即可,若借此搶了人家的牛,"實在太超過了"!申叔立即回答說,那就對啦!,大王當初因夏徵舒弒君,才來攻伐陳國,現在卻要把陳國收為己有,這和那名搶人家牛的田主,有何差別?楚王明白了申叔的意思,便打消了吞併陳國的念頭,為陳國另立了一位新君。而「楚莊王」此舉,又為他在諸侯間,贏得了更多名聲。
    楚莊王十七年,「楚莊王」出兵伐鄭,晉國派兵救鄭,晉楚兩國爆發了繼之前「城濮大戰」之後,再一次的世紀大戰—之戰。公元前597年,楚軍攻鄭,鄭國都城在被圍數個月後,因得不到晉軍的援助,雖想堅決抵抗,但終究還是為楚軍所攻陷。「鄭襄公」袒胸露乳,自綁著向楚軍求和,楚王便答應了與鄭約盟,而鄭國則派公子去疾到楚國作為人質,以示真心。鄭國是楚國進入中原的重要通道,晉國自然不能讓楚國控制這裡,所以,當知道鄭國被圍後,「晉景公」就派荀林父為主帥,率軍救鄭。然而,當晉軍行至半途時,便傳來鄭與楚合盟的消息。荀林父認為鄭既已降楚,便無需再進兵,等楚軍撤兵後,再進兵鄭國,到時,鄭國一定會倒戈回來。但是,這意見卻遭到副將郤穀的堅決反對,他認為晉國所以能稱霸中原,就是因為軍隊強大勇武。如今,失掉了鄭國又不主動奪回,如何能懾服諸侯,在好戰心理的驅使下,郤穀竟不顧主帥的軍令,擅自領著部屬,渡過黃河,直逼鄭國而去。
    司馬韓厥看到這種情形,便向主帥建議,郤穀此戰,必招危險,身為元帥的人,怎能看自己士兵涉險而不顧,荀林父無奈之下,只好令全軍也隨著南渡黃河。荀林父本就沒有開戰的打算,全軍行到邲地之時,便派心腹到楚營議和。誰知,荀林父還在邲地營中等待議和結果之時,楚軍突然如潮洶湧攻來,他頓時竟手足無措,沒了主意,但為保留兵力,荀林父竟然在驚恐中,發出了全軍渡河北撤的命令,並下令說,誰先渡過河者便有賞。剎時,晉軍亂成一團,紛紡擠到黃河河岸,爭相渡河逃命。先上船的士兵怕楚軍追來,急於開船,未上船的跳入河中,全都攀在船弦上,以至,船隻根本開動不了。船上士兵見狀,竟揮刀砍斷攀在船邊士兵的手,結果,船上斷臂斷指積成一堆,晉軍因而損失慘重,大敗而回。
    邲地一戰,楚軍利用晉軍的內部分歧和指揮無力等弱點,適時突擊,戰勝對手,從而一洗「城濮之戰」中失敗的恥辱,在和晉國的中原爭霸過程中,這次算是暫時佔了上風。而「楚莊王」也由於此役的勝利,終得立馬黃河,雄視北方;而向來被視為南蠻的楚國,也因此役,一躍而成新的春秋強國。

    楚國有一個名伶叫優孟,是楚王的男寵,但,他卻和其它的君王男寵,相當的不同。有一次,「楚莊王」有一隻心愛的馬死了,楚王非常傷心,決定以大夫之禮厚葬牠,下臣都建議不可,楚王竟又來那一招,在宮門口掛上命令說,只要有人敢反對,便砍了給馬陪葬。優孟知道了這件事,便向楚王說道,大王的愛馬出殯,這是多麼重大的事,用大夫之禮埋葬,實在對牠太不敬了。大王應該到太廟祭祀,將牠以君王之禮理葬,這樣,也才可讓世人知道,我們楚國的大王,是個把一隻馬看的比人命更重要的明君啊!楚王一聽,恍然一悟,哈哈大笑,也不再傷心,隨著,命左右將愛馬烹煮了,分給眾臣共享。楚王並賞給優孟金帛寶物一批,從此,對他更加寵信。
    優孟雖是一個名伶男寵,孫叔敖對他卻相當敬重。孫叔敖在「邲之戰」打敗晉國回來後,得了重病,在將死之前,他對兒子孫安說,為父我死了以後,沒有什麼可留給你的,以後,你的生活若過不下去了,你可以去找優孟,他會幫你。孫叔敖病逝後,「楚莊王」也漸漸地淡忘了他,對他的家人也沒給任何照顧。孫叔敖因為官清廉,死後家無餘財,沒多久,孫安果然窮困潦倒,只得砍柴為生,但仍沒去找優孟。有天,優孟知道了孫安的情況,便私下想幫忙他。優孟找人縫製了一套和孫叔敖生前所穿,一模一樣的衣服,然後,憑著印象,開始努力模彷孫叔敖生前的言行舉止,就這樣,過了一年多。有天,楚王宴請群臣,要優孟來段表演助興,他便打扮成孫叔敖的模樣,登場表演。楚王一見優孟的表演,大吃一驚,彷彿看到了孫叔敖再生,當下,想起令尹生前種種,不禁淚流滿面。優孟見楚王果真觸景生情,又來一段更猛的脫口秀,學著令尹口吻,高聲說道,不可做貪官,那是卑賤的行為,但是做貪官,子孫卻可吃香喝辣的。做官若清廉,可以有高貴聲名;但是做官清廉,子孫卻要吃飯配鹽。接著,高聲唱道,楚國令尹孫叔敖,為臣忠義從不驕,生前為國耗精神,死後身上無分毫。君王無情忘功勞,子孫圄囹無處告,勸君莫學忠孫叔,要學奸臣鬥越椒!楚王當下感慨萬千,宴畢,馬上召見孫安,立即封給他良田數畝,孫安推辭不敢接受,只要求楚王,將沒人要的三不管荒地寢丘封給他,因為,這是先父的交待,楚王當下便應允。因為,寢丘乃是一處沒人對它有興趣的地方,所以,孫叔敖的後代,接下來便在寢丘傳了數代,都沒有斷絕,足見孫叔敖目光的長遠。

    「楚莊王」以中原諸侯口中的一介夷蠻,潛伏度勢,任用賢良,繼而一飛沖天,一鳴震諸侯。公元前594年,楚國與魯、秦、宋、鄭、齊等十四國,在蜀地會盟,各國正式推舉楚國主盟,「楚莊王」成為了中原的真正霸主。春秋時期,先後有五位君主稱霸,其中以楚國的地域最大、人口最多,物產最豐,文化最盛。「莊王」之前,楚國一直被排除在中原文化之外,自他稱霸中原之後,不僅使楚國更強大,威名遠揚,也為華夏日後真正的一統,發揮了一定的作用。公元前591年,在位二十三年的「楚莊王」病逝,世子羋審即位,史稱「楚共王」。



   11/20/08   ANDY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