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靈公」即位時才七歲,轉眼間已長成大人,晉國這十幾年間,皆由相國趙盾理政,國內一片昇平,民富國強。因有趙盾輔政,自小就愛玩樂的「靈公」也樂得清閒,年紀漸大後,更是淫樂無度,後宮不但美女無數,「靈公」也喜壯男,常與美女男寵嬉樂於別宮之內,猥猗荒誕。這別宮乃「靈公」寵臣屠岸賈為討仔國君,奉命向百姓徵重稅所建,園內奇花異草特多,美女猛男無數;而該園因桃樹紛植,故也稱「桃園」。
    「桃園」中有一個三層高臺,中間建有一座觀景樓,視野良好,晉侯這個兔崽子每每和屠岸賈在樓上以彈弓打鳥為樂。今日,見樓外行道上,百姓穿梭往來頻繁,晉侯便突興一念,和屠岸賈相約以彈弓打人為賭,看誰打得多,打得準。這一賭,可真把無辜百姓給害慘了,行道上的百姓,個個被打得哭爹叫娘地抱頭鼠竄,知道是國君以人玩樂後,都不敢公然抱怨,只得私下幹譙咒罵。趙盾知道此等情事,也不敢大聲斥責,只能嚕嚕囌囌地講一大堆曉以大義的陳腔老調。晉侯年輕又心性浮躁,哪聽得下這些老人的碎碎唸,但因自小便在他羽翼下成長,對這個糟老頭仍有幾分敬畏,故也得嗯嗯啊啊的虛應一應故事。

    一日,小惡魔國君又因膳食中的一道熊掌沒有蒸熟,便將御用主廚給大卸八塊,丟了餵狗。趙盾見晉侯如此草菅人命,自又是一番苦口婆心,嘮哩嘮叨,並順道連國君身邊的屠岸賈也教訓了一頓。俗語說得好,寧可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這屠岸賈平日哄著晉侯終日玩樂,已遭宮中的糾察隊長趙盾,給吃了幾頓排骨,而平時的冷嘲熱諷,白眼斥目肯定也沒少過。又一句俗話說,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尤其是小人的限度,那自然更低。所以,屠岸賈早就想除掉這個眼中釘,搬開這顆道路上的大石頭了。
    因而,屠岸賈便常在小惡魔耳邊,數落趙盾這個老匹夫的不是,並慫恿不如除了他,圖個爽快。但,小惡魔就算性情再暴戾狠毒,可他總也沒想過要去撼動,趙盾這棵蔭國大樹。但想到每每的當頭喝棒,和潑冷水,總也真的叫人時時混身不舒服。且說,這日又是行暴的好日子,左右隨侍因不小心打翻了酒,晉侯竟然叫他旁邊的猛男,把周天子賞賜的惡齒獒犬放出,將隨侍當場活活咬死。這下子,你說趙盾會怎麼樣?他老兄的耐性,當然也是有限度的;這次,他可不再是輕言相勸了。當下,便是一頓斥責,更搬出晉國祖宗十八代的豐功偉業,來對照小惡魔的無能和不屑,狠狠地將他數落了一頓,過程整整一節,四十分鐘。
    俗語又說,孰可忍,孰不可忍。無能的人,從來最討厭的就是,別人拿祖宗的功績,出來壓他教訓他。此時的晉侯,當下便想起了屠岸賈,圖個爽快的建議,心中也緩緩生起了殺機。

    事後,晉侯一肚子鳥火,正想往「桃園」玩樂解悶,哪知,老匹夫趙盾早已等在別宮門口,不但勸晉侯莫再淫樂於此園,更索性吩咐手下,將入園大門給封釘了起來。這下,可真把小惡魔給惹毛了,當場不發一語,便拂袖而去。回到內宮,火山頃時爆發,小惡魔立刻要屠岸賈獻計,收拾了這個老匹夫。屠老奸本就一直想做掉趙老匹夫,所以,早在府中養了一個刺客死士,以備不時,此時,正是派上用場的時機。屠岸賈當下便將剌殺計劃一一說于晉侯,小惡魔也不理會細節,只說隔日便要見到趙老頭的大頭。
    當晚,屠岸賈在府中便將計劃說于那名刺客知道,刺客領了命令,便向相國府邸直去。凌晨時分,鼓打五更,刺客早已潛入相國府中,此時正匐伏在大廳屋頂上,由屋瓦的細縫偷窺廳內情況。只見廳中趙盾正整裝等著上朝,其兒趙朔一邊為父整冠一邊道,父親如此性格,遲早招來意外之災,趙盾答道,為人臣子,當對君對國盡忠,先君「文公」一番成就,豈可毀於一旦。趙朔又言,父親剛直威猛,如烈日灼人,當小心反噬自己,趙盾感嘆答道,亂世當用重典,久症宜下猛藥,縱因如此而遭小人算計,也是無可奈何,只有領受。趙盾整裝既畢,便要趙朔退下休息,自己則朝大廳門外走去。
    才剛剛出了廳門,便見一幪面人閃出,單跪在自己面前,趙盾驚問何人,刺客雙手作揖答道,小人鉏麑,本是來取你性命之人,方才聽到相國所言,才知是忠臣良相,故而不忍加害,但我走後,恐還有後來之人,請相國嚴防。爾今,我既受人恩惠,而不能完事,也無顏回報,當死於此,以全仁義。,說完,鉏麑一頭撞向廳外大樹。雜聲驚動正備車在府外等侯的隨從提彌明,人一衝入府中,但見庭中大樹旁倒臥一人,已頭腦迸裂而亡,相國當下便將始末告之。提彌明力勸相國暫勿上朝,以防另有不測,趙盾卻執意入宮,兩人便駕車朝晉宮直駛。

    早朝時刻,眾臣排班向晉侯行儀,小惡魔見趙盾仍站立班中,不禁吃驚。早朝後,小惡魔便與屠老奸商討此事,屠岸賈一計不成,又生一計,只等著明日再取老匹夫性命。
    隔日早朝後,晉侯獨留趙盾於宮中,設宴以慰相國辛勞,趙盾不疑有他,便與晉侯把酒相歡。酒過三巡,晉侯突要觀視相國配劍,原立於堂下的提彌明忽大聲喝道,酒宴之上,豈可在國君面前拔劍,況且,酒已過三巡,相國該謝禮出宮。趙盾突有所感,便要行揖退下,提彌明也上前扶住相國。屠岸賈見狀,便呼令殿旁猛男放出惡獒,大犬一脫韁就直撲趙盾而來,提彌明轉身一擋,隨後,粗壯力臂竟一拳將惡犬打死在當場。這時殿旁又衝出數名帶劍兵士,提彌明拉著相國便往宮外衝去。兵士隨即追至,提彌明趙盾往外一推,要相國快逃,自已則擋住帶劍兵士。隨即一陣毆鬥,無奈赤手難敵利刃,提彌明當場被砍成血肉人身,氣盡而亡。
    且說趙盾才逃出宮外,忽見一兵士追至,大驚失色,差點踉蹌跌倒。該兵士扶住趙盾道,小兵來救相國,快隨我來!說罷,一把背起趙盾,直逃而去。趙朔見父親久滯未歸,正要入宮,市集行道上,便見一人背負父親奔來,趙朔下車攙下趙盾趙盾急問該兵士來歷。兵士作揖道,年前相國救過我命,今日,機緣巧合剛好在宮庭值班,才有機會救相國脫險。趙盾又想再問,該兵士已快步奔開,隨即不見身影。趙盾也不多想,父子兩人立即上了馬車,直往城外奔馳而去。趙盾父子逃出城外,正遇上出外遊獵返回的宗姪趙穿趙盾將晉侯想要殺他之事詳述一遍,趙穿便要宗叔暫往邊境首陽山暫避,等他消息,再做打算。趙盾幸運靠往年施恩積德,今日才有死士感恩力救,此乃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之理。

    趙穿進得城來,立即進宮請罪,小惡魔本就只恨相國一人,現在趙盾出逃,心情頓覺開朗,也不遷怒他人,當下便赦其無罪。趙穿見晉侯喜形於色,又知小惡魔好色如命,便告之前些時日狩獵之時,見一村地,美女眾多,晉侯可派人搜尋,召入宮來,以娛君心。這趙穿的提議,正中晉侯下懷,當下便遣屠岸賈速速去辦。
    趙穿又知晉侯另喜猛男,便獻上猛男數名,伴住於「桃園」之內,供其淫樂。這日,趙穿屠岸賈徵尋美女未歸,便吩咐眾猛男和晉侯設宴於高臺上玩樂,正當酒酣之際,眾猛男突然一擁而上,將晉侯四肢擒住,隨後,趙穿一劍,便將昏君砍殺於高臺之上。昏君被殺,身邊士兵,先是一愣,竟都無人趨前搭救擒兇。原來,晉侯無道好殺,侍從都懼怕一不小心就會被殺,爾今,昏君被誅,正是快了眾人之心。趙穿殺君消息傳開,百姓竟無一人怪罪趙穿,這實在是因為,昏君暴戾無道,百姓積怨已久,趙穿弒君,反倒成了人民英雄。
    昏君既死,群臣都無人悲傷,還提議速速迎回相國,主持大局。趙盾返回都城,眾人仍擁其為相,但國不能一日無君,「靈公」又無子嗣,便合議迎回在周王室任官,先君「襄公」的庶弟公子黑臀即位為新君。趙盾為讓趙穿免於弒君之罪,便派他為使臣,至天朝迎公子黑臀回國,以護新君回朝之功勳,抵其過。不久,公子黑臀於太廟即位,是為「晉成公」。

    公元前607年的一日,相國正在翻閱"中央日報",卻驚見當日頭版條為:「秋九月乙丑,晉趙盾弒其君夷皋於桃園」。趙盾立即去見總編輯太史董狐,辨稱道,冤枉啊!大人,人不是我殺的,是趙穿啦!誰知,董狐卻義正詞嚴道,您堂堂一個相國,國君被殺時,你並沒有離開國境,回朝後,又不聲討弒君亂賊的罪名,你說,如果您不是弒君主謀,那又會是誰!趙盾長嘆道,我這是一念之仁,才落得如今下場。孔子事後評論這件事說,太史董狐是個正直的好史官,他不因為趙盾的勢力,而隱瞞他的過失;而趙盾也有了不起的胸襟,他為守法制,而背負上了千古的惡名」。
    史官之權,重過卿臣,古時太史都秉筆直書,太史的記載也大都被當做是歷史的結論,就連國君也無權更改。董狐這千秋一筆,彷彿給趙盾下了個禁咒,使得他既不敢治屠岸賈的罪,也不敢賞趙穿的功。趙盾終日背著這個弒君的污名,過沒多久,就鬱鬱而終,真真是,筆會殺人,更甚於利刃。而董狐這千秋一筆,也讓趙氏一族,後來幾乎慘遭滅門之禍。




   11/21/08   ANDY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