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540年,「楚共王」的庶子公子羋圍,殺了侄兒楚王熊麇後,即位為王,是為「楚靈王」。「楚靈王」窮奢極慾,又偏愛細腰美女,即位才沒幾年,便造了一座「章華宮」,專用來安置細腰的侍妾,故又稱「細腰宮」。後宮侍妾為討國君歡心,大行節食減肥運動,想盡辦法要使自己的腰都變細,因為如此,許多人竟要扶著東西才能起立,靠著牆才能站住,更有人因而活活餓死。「細腰宮」規模宏巍,楚王有意稱霸諸侯,便常邀約各國君侯至「細腰宮」遊覽,以示交好。「細腰宮」中不但備齊各種佳餚美酒,還集合了國內的兒童,組了個類似現代「維也納兒童合唱團」的美聲兒童表演班為賓客表演。不久,「細腰宮」的名氣響遍各國,輸人不輸陣,各國君侯也紛紛傚尤,蓋起各式高樓華閣,與之較勁,那情形,就像現在世界各國,在爭蓋第一摩天大樓一般。其中,尤以晉國最為積極,首先蓋了座「虒(音,師)祁宮」,比擬抗衡之。
    「楚靈王」不但好大喜功,又具窮兵黷武本性,即位後,時時想著出兵攻伐鄰國,就看倒霉的是誰,BINGO!就先選吳國吧!吳、楚兩國長年交戰,互有輸贏,現在聽說齊國逆賊慶封躲在吳國,正好以為齊國伸張正義之名,大舉進兵。吳國邑地朱方被攻滔,慶封被俘,最後被殺,楚侯喜孜孜地大奏凱歌,班師回朝,接著,又兵伐陳、蔡兩國,也是大勝。回到都城,又殺了蔡國公子祭天,好戰暴虐之性,讓其它諸侯,雖口頭不言,皆憤忿於心。沒過幾年,陳、蔡遺族,請領各國兵馬攻楚,楚王庶弟棄疾裡應外合,都城被攻陷,「楚靈王」出逃,最後脫冠棄服,活活餓死在黃河旁。楚王生前愛細腰,國中多有餓死人,如今,自己也餓死歸天,真真是天理循環,皆有其報。「靈王」既死,公子棄疾即位,改名熊居,是為「楚平王」,封伍奢,號稱「連公」,奢子伍尚也被封於,稱為「棠宰」,其他一班舊臣,官職如故。

    說到這「楚平王」,也沒比他老哥「楚靈王」好到那裡,這年,世子欲迎娶秦伯長妹孟嬴為妻,「平王」便派寵臣大夫費無極為迎親大使。費無極一向就和世子,互不對盤,一直想找機會整他,這次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給了這個機會。費無極知楚王也是一介好色之徒,便向楚王私下說道,秦國長公主孟嬴,生得國色天香,世上少見,比起褒姒妲已,亳不遜色。楚王一聽,淫心頓起,但,這秦女本要嫁予世子,怎可強佔,壞了人倫。費無極獻計道,秦公主陪嫁的侍女中,有一齊女,姿色亦可,就將此女假稱為公主,嫁予世子,公主則歸大王所有,豈不兩全其美。楚王大喜,立刻開心地交辦,公主孟嬴也就這樣被迎入楚王內宮,齊女則在費無極的脅迫利誘下,以秦公主的身份,嫁到世子府邸。此偷天換日之計,因佈署得極為嚴密,知情之人皆被封口,故而,滿朝文武及世子,皆不知被耍,暫時也真的安然無事。但為怕日久之後,事跡難免敗露,費無極便又向楚王獻計,何不將世子派往邊境戍守,以防事情生變。楚王應允,就連「太子幫」的伍奢,都一起踢到邊境城父去也。
    不久,換妻事件果然敗露,世子性本敦孝,也只能無可奈何的默默接受,並和齊女生下一子,名為;同時,楚王也和孟嬴生子,並有意廢為世子。世子雖被發配邊城,費無極仍不安心,又向楚王謊報,世子因君父強佔其妻,心存怨恨,故而,與伍奢日夜練兵,準備謀反。楚王對世子本就內疚心虛,現又聽聞此等消息,疑心自生暗鬼,竟就信了讒言,派兵欲擒世子問罪。太傅伍奢得知楚王聽信小人諂言,發兵來擒世子,便火速趕回都城,想向楚王諫言勸阻,誰知,人才剛進都城,話都還沒說上半句,就被抓起來,打入了大牢。世子得知太傅被關,王師兵馬又將來到,在守城兵士力勸下,只好連夜帶著妻兒,暫避宋國而去。太傅伍奢有二子,長子伍尚,次子伍員費無極為求斬草除根,便假伍奢之名發信給二人,要其入城議事。伍氏兄弟早知父親入獄之事,正為如何救人,到處奔走,伍尚此時接父親來信,召其入宮,心想,可能事有轉機,便急欲入宮救父。
    伍奢次子伍員,字子胥,天生高大槐猛,聰穎又好武。在其兄伍尚將京城來信給他看完之後,便道,這分明是要將我們伍家一舉成擒之計,哥哥千萬不可上當。伍尚道,就算真的是詭計,但父親有難,如果不能營救,也該與父一同赴難,方是人子。伍員知其兄個性,也不再加勸阻,只是仰天長嘆道,你我若一同與父殉難,有誰來為我伍家伸冤報仇!伍尚道,我赴父難,你暫避他國,我以殉父盡孝道,你以復仇盡孝道,誰能助我伍家雪仇,你就投靠去吧!說完,便和信使上了馬車。此時,伍員大聲對信使道,你回去之後,告訴大王,若他想楚國基業安好無恙,最好別傷我父兄性命,若其不然,我伍子胥他日必親身領兵滅楚,斬楚王之頭,以祭我父兄。信使聽伍子胥這麼一說,再看到他那憤怒憎恨的表情,連一秒鐘也不敢再多逗留,駕起車便直驅都城而去。伍子胥隨著便打點了包袱,將家丁全數遣散,一個人逕自逃亡而去。伍尚一入都城便被抓進大牢,費無極伍子胥沒有同來,料想他必已出逃。而楚王聽信使轉告了伍子胥撂下的狠話後,當下是怒火中燒,立即下令,將伍氏父子二人立即斬首示眾,更頒令全國懸賞緝拿,並詔示各路關渡口,凡來往行人,皆要嚴加盤查,務必要抓到伍子胥,將他碎屍萬段。

    伍子胥逃出棠地,心想吳國和楚國向有宿仇,便打算投奔吳國而去。行至途中,見一排車駕遠遠而來,心想可能是楚國追兵,立即閃進路旁樹叢暫避。當發現車駕中人,正是自己八拜兄弟,才剛從他國出使返回的申包胥時,便直衝而出,攔住車駕,申包胥見是自己換帖兄弟伍子胥,立即下車歡喜相擁。那知,伍子胥被這一抱,滿腹的冤屈和憤怒,交雜著一湧而出,當下痛哭了起來。申包胥問明原委後,雖難過非常,仍對他百般安慰,並問接下來的打算。伍子胥道,父兄之仇,不共戴天。我將去吳國,借兵伐楚,誓必生擒暴君佞臣,吃楚王的肉,並將費無極五馬分屍,方洩此恨。申包胥回道,楚國是我們的祖國,你現在為個人私怨而要滅楚國,是因小我而忘大我的行為,必遭國人唾罵。但此時,我若勸你不要報仇,是朋友無義,陷你不孝,但若贊成,又是對君不忠。申包胥嘆了口又道,我知你個性,也不勸你了,你走吧!好生珍重,作為朋友,我當不會洩露你的行蹤,但作為一個楚國臣子,他日若你要滅楚,我必保楚,希望咱們兄弟,不要有兵戎相對的一天。說完,上了車,下令車駕前行,逕自而去。
    要進吳國,需過昭關伍子胥來到昭關之前,見重兵把守,出入人等,必受一一盤查,比對人犯形圖。伍子胥看著這等情況,正是發愁,突聞身邊一人聲道,先生,可是伍子胥嗎?伍子胥一驚,轉身一看,出聲的人是位老者,正想拔劍,那老者立即道,我乃扁鵲的弟子,東皋公,年輕時以醫術周遊於列國行醫,現在老了,隱居於此,老朽只有救人之術,沒有害人之心,先生不必驚慌。聞言,伍子胥這才緩緩將劍放下,並道,老者,有何指教。東皋公示意伍子胥跟著他走,伍子胥心想此人應無惡意,便隨他而去。繞過一個山頭,東皋公領著伍子胥進入一間山屋,坐定後道,先生遭遇,老者在前天入關為守關將軍看病時,都已聽說,對伍大夫的遭遇,也頗感同情。只是,先生若要過關而去,尚得從長計議。伍子胥作揖道,老者若能助我過關,子胥他日定當圖報,老者道,此地隱密,先生就暫先住下,容老夫籌策一番。
    就這樣,伍子胥在這裡一住就住了七天,雖然食住無慮,但見老者毫無動作,自是心急萬分。這日,老者看出伍子胥的不耐,便對他道,先生勿躁,我正在等一個人的消息。當夜,伍子胥睡也睡不著,本想向老者辭行,自行設法,但又恐過不了關,反而壞事。但,若再住下,也不知所等之人,是否真有辦法助他。輾轉反側,越想心越不安,整個人如芒在刺,如坐針氈,就這樣,躺下起來好幾回,最後,乾脆在屋子裡繞圈子走,而也不知走了多久,天竟就亮了。這時,東皋公推了門進來,一見伍子胥,當場一驚,問道,先生頭髮,為何一夜全變了色,伍子胥也是一驚,跑到銅鏡前一瞧,本來滿頭的黑髮和鬍子,此時竟全變成了雪髮白鬚!原來,伍子胥心急如焚一整夜,在身心俱疲下,竟愁出了一頭白髮。伍子胥摸著變白的鬚髮,痛哭道,我家仇未報,竟成這等模樣,天啊!天啊------!豈料,此時東皋公竟大喜道,這真是天助先生啊!伍子胥不解問道,為何。東皋公道,先生現今這等模樣,別人根本認不出你來,如此當可矇混過關,而我等的朋友,也已來到,此計可成也,東皋公領著伍子胥見過友人,當下便將計劃說了一遍。原來,老者這位朋友,身材長相都和伍子胥有幾分相似,老者安排這位朋友先行過關,讓守關官兵錯以為是伍子胥,轉移守關官兵的注意力,伍子胥便可趁混亂之間,快速過關。
    而老天真的眷顧伍子胥,整個逃出昭關的過程,完全如老者的計劃。當官兵攔住東皋公的友人,以為抓到了伍子胥之時,所有官兵也不再盤查過關之人,一股腦兒的全衝過來,圍住了東皋公的友人,而伍子胥也在這陣混亂中,出了昭關,直奔吳境而去。



   11/28/08   ANDY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