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王僚」既死,公子立即帶兵入宮,將吳王即位是名不順,言不正的原由,大肆渲染了一番,更假意要擁公子季札為王。季札自然又是不肯,他眼見骨肉宗族為了王位,互相殘殺爭鬥至此,百般的心灰意冷之下,便離開了吳國,最後,更老死異鄉,終身沒再回過祖國。眾臣見季札不願繼位,便紛紛見風轉舵,擁立公子為王,公元前515年,公子即位,改名闔閭,是為「吳王闔閭」。新王即位,大封功臣,專諸之子專毅封為上卿,伍子胥拜為大夫,並官禮厚葬專諸,散財發粟,賑濟窮民,以安國人之心。而此時正和楚國交戰的公子慶忌掩餘燭庸,兵敗被圍,一聽到「吳王僚」被殺,公子即位,三人心想新王絕容不下自己,竟陣前棄戰,各自逃亡他國而去。
    楚國大夫伯郤宛因被費無極嫉恨,設計殺害,他的兒子伯嚭逃到吳國投靠伍子胥伍子胥同情他和自己一樣,家人都被費無極所害,故而,將他推薦給吳王。大夫被離看出伯嚭此人,心術不正,好阿諛奉承,他日必是佞臣一枚,便勸阻伍子胥,此人不可用。伍子胥卻因和伯嚭有著同仇敵愾之心,並不聽從他的警告,而伍子胥因被仇恨蒙蔽了心智,所作下的這個任性固執的決定,竟為自己埋下了後來的殺身之禍。
    「吳王闔閭」雖得了王位,卻對公子慶忌仍流亡在衛國,時感不安,這時,又聽說慶忌在外招兵買馬,準備打回吳都,更是寢食難安,便計劃再派人去暗殺他。伍子胥因常和民間來往,得悉有一人,名叫要離,此人雖其貌不揚,但是膽識過人,便引薦給吳王。吳王一見要離身材短小,形貌猥瑣,對他的能力不但存疑,甚至有些瞧不起。這要離也著實聰慧,知道吳王對他的想法,便說,殺人在智,不在力,只要大王願聽我的安排,包準能殺得了慶忌。吳王只道,願聞其詳,要離便對他說出了一條「斷臂殺妻」,以接近慶忌的計謀。而這計謀就是------。

    這日上朝,伍子胥保舉要離領兵伐楚,吳王一見要離,大怒道,你為報私仇,竟低能到推薦一個如此形貌矮醜的人來領軍,莫非是要讓各國諸侯,笑我吳國無人。要離一聽吳王瞧不起自己,也大怒道,你這昏君,真是狗眼看人低,未即位前,你曾答應伍大夫,幫他報父兄之仇,如今,卻故意找碴推諉,何來信用可言!吳王怒吼道,大膽狂夫,竟敢口出不遜,給我拖出去砍了。伍子胥立刻苦苦為其求情,最後,吳王只砍了他的左臂,並將他趕出吳國。出了吳境,要離便直往衛國而去,沿途一邊到處訴說著吳王的殘暴罪行,一邊打探著慶忌的住所。到了衛國,要離見到了慶忌,當下跪地痛哭,一面直陳吳王惡行,一面表達自己想要投靠公子,共殺吳王的決心。慶忌早就聽說了要離之事,但此刻,對此人多少還是有所質疑,正在猶豫,這時卻又傳來,吳王因為聽說了要離對他的辱罵,一怒之下,已將要離的妻子給宰了,還在市集上燒了她的屍體。要離一聽,當場悲憤地昏厥了過去,此後,慶忌便將他留在身邊,作為謀士。過了一段時間,慶忌已招納了不少人馬,加上衛國又答應出兵相助,公子便帶著大隊兵馬,直殺吳國而來。
    伐吳大軍順江而下,慶忌站在船頭上觀看軍情,要離手持短矛在旁護衛,突然間,要離趁左右無人,便從慶忌背後猛然地來了一下,一槍刺穿了慶忌,短矛由後背進,前胸出。船上兵士見狀,都圍了上來,準備將要離殺了,慶忌卻阻止他們,並拖著一口氣問道,吳王對你無恩,我與你無仇,你為什麼要這麼做?要離回道,我本是個無名小卒,無人認識,現在,我殺了你,就可以像專諸一樣,名揚天下;雁過留聲,人死留名,以後,世人皆知我要離也。慶忌臉上露出了一絲不甘的痛苦,用力拔出了身上的短矛,剎時,血流如柱,當場氣絕身亡,而他臉上的那絲不甘,彷彿在訴說著,自己的復國大業,想不到,竟然死在一個,只是為了成名的市井之徒手上,這該是一個多大的嘲諷,和蒼天對他的不仁啊?!要離見任務完成,而自己遲早也難逃一死,便引頸自刎而死。

    吳王心患既除,伍子胥伯嚭乃奏請伐楚,闔閭也想為自己新立樹威,順便將伐楚做為未來稱霸中原的第一步。便問伍子胥,何人可以領兵攻楚,伍子胥遂將孫武推舉給了吳王,闔閭不曾見過孫武,也不知他能耐,便要孫武當場操演兵士,讓他一觀。孫武知吳王對他的存疑,便答道,大王想看下臣的能耐,那我便為大王獻技,只是,下臣不用兵士操演,而用大王的侍妾宮娥,如何?吳王聞言,哈哈大笑道,侍妾宮娥也能排兵佈陣,寡人倒想看個新鮮。即命宮娥數十人,換上軍裝,在校場供孫武演練。孫武在侍妾宮娥面前頒讀了軍法和陣行變換後,便擂起了軍鼓,誰知,這群小手小腳,嬌養柔弱的侍妾宮娥,不但未按前面交待的陣法操演,根本就將它當做遊戲一般,玩笑嘻鬧了起來。孫武立即斥責搬演隊長的吳王兩位寵妾道,若再聞擂鼓,眾人仍是如此,便以軍法處理。說完,軍鼓再擂第二次,那些宮娥卻仍是一片嘻鬧,這下,可把孫老大給惹毛了,他手執軍令大旗道,將令不從,乃帶隊將士之責,立即將兩位隊長拖下去斬了。吳王見孫武不像在開玩笑,說著玩的,立即攔阻道,寡人已知將軍治軍才能,這二人乃寡人的寵妾,就饒了她們吧!孫武道,軍中無戲言,若因王命就赦了她們罪罰,那軍法何用,軍命又有誰要服從?!說完,也不等吳王再言,當場便讓兵士將二妾,斬首示眾。
    吳王見狀,怒斥孫武道,不過是操兵演練,你竟當真斬了寡人兩位愛妾!孫武道,演習視同作戰,豈可兒戲,大王若真為了兩位侍妾而怪罪下臣,那孫武自當領罪,只是大王稱霸諸侯的壯志,恐怕一百年也難成。一旁的伍子胥也和聲道,美色易得,良將難求,大王若因二妾而棄一賢將,恐淪為諸侯笑柄。吳王思考了好一會兒,無奈地道,孫武聽令,繼續操演。孫武領令,便又是擂鼓發令,宮娥們看二妾被斬,早已都嚇得臉色發青,這會兒一聽號令,那還敢懈怠,個個精神抖擻,完全按陣仗排列演練,分毫不差。吳王雖是心疼二妾被斬,但看著陣仗演練的井然有序,肅整不二,也不禁對著身旁的伍子胥,讚嘆道,這孫武,果真是非凡的將才啊!

    公元前506年,「楚昭王」年少,由令尹囊瓦專政,他貪婪又無信,惹得鄰邦小國,都叛楚附晉,吳王見時機成熟,便出兵伐楚,伍子胥也帶著一把積蓄已久的復仇之火,燒向了整個楚國。囊瓦領兵應戰,卻為孫武所敗,囊瓦棄戰逃往鄭國避難,吳軍則長驅直進楚城郢都。「楚昭王」見敵軍聲勢浩大,幾戰皆敗,無奈之下,出走都城,沿水路而逃。吳軍進得郢都,大肆燒殺擄掠,吳王更是將楚王妻妾奸淫殆盡,楚國官員的妻室寵妾,也都被吳將淫辱,整個楚都仿若一個野獸叢林,令人不忍目睹。「平王」已死,「昭王」避逃,伍子胥雖攻破楚都,卻毫無快感,一把怒火仍是無處渲洩,突靈光一閃,直奔「楚平王」墓塚而去。尋得墓塚,伍子胥命人將其棺廓挖出,拖出他的遺體,用手中九節銅鞭,奮力鞭搥「楚平王」屍身,也不知打了多少鞭,也不知打了多少時間,直打到肉爛骨折,還不願停手,伍子胥滿腔怒火,在一搥一打和痛哭吶喊的淚水中,終得傾洩而出。
    且說,伍子胥拜把兄弟申包胥郢都被破後,走避在石鼻山中,此時聽伍子胥掘墓鞭屍,又到處搜捕「楚昭王」,於是派人送了封信給他說,楚城已破,你又將「平王」屍身打爛,這就夠了,不可得理不饒人,老兄若再過頭,弟必屨行當年「復楚」之約。伍子胥收到來信,也不理會,申包胥心知他這位老哥已走火入魔,好言相勸己無用,便往秦國求助而去。「秦哀公」本是「楚平王」母舅,此時,申包胥來求出兵救楚,卻猶豫不決。申包胥於是在秦宮外,不吃不喝,跪了七天七夜,懇求相助。秦伯為其忠心感動,便發兵攻伐楚境吳軍,秦吳兩軍交戰,各有勝負。豈料,闔閭的弟弟公子夫概卻在這時,兵進吳都,欲趁此機會,自立為王。吳王得知消息,即令伍子胥孫武留守郢都,自己則和伯嚭帶兵回吳平反。不久,伍子胥得消息來報說,吳王已平亂回到吳都,於是,專心和孫武商量和秦軍對峙的後事,此時,申包胥又來書求和,兩人商議,定下決策,若秦軍願立避走鄭國的太子之子,羋勝為楚王,就願意退兵。申包胥和秦伯答應請求,伍子胥孫武這才請示於吳王後,退兵回吳。



   11/29/08   ANDY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