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535年,「衛靈公」即位,娶宋國公主南子為夫人,夫人南子天性淫慾,未出嫁前,便和宋國美男子宋朝,終日淫樂,從不避人耳目,嫁給衛侯後,雖生了公子蒯(音,凱)瞶,仍是不改其淫性。「衛靈公」的男寵彌子瑕,天生美色聰慧,極得衛侯寵愛。一日,彌子瑕得到消息,說母親得了重病,彌子瑕一著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私自駕著「衛靈公」的馬車出了宮,去探望母親病情。 按法律私用君王的馬車,是要砍掉雙腿的,誰知,得知消息的衛侯非但不生氣,反而大聲讚歎道,子瑕為了母親,竟連斷足之罪都不顧了,真是個孝順的人啊!又一日,彌子瑕陪伴「衛靈公」遊園,園中桃樹結果累累,紅綠相間,正是初熟時候。彌子瑕便摘下一個桃子,吃了一口後,順手把剩下的桃子,遞給了衛侯。衛侯不出幾口,便將桃子全吃下肚,還得意洋洋地說,子瑕怕桃子不夠熟,所以先替寡人嘗嘗是否酸澀,是甜的才給寡人食用,真是愛寡人至深。此後,世人便將彌子瑕和「衛靈公」分桃而食的故事,簡做「分桃」二字,做為同性戀的代名詞。
    但是,美色最怕的就是歲月的無情摧殘,時間久了,「衛靈公」對彌子瑕也心生厭煩,這時,以前那些被謂為美事的「私駕王車」、「先嚐分桃」的舉動,卻都成了對國君不敬的說嘴材料;可想而知,彌子瑕從此自然被打入冷宮,無人聞問理睬。當然,好色之徒是絕不會讓自己寂寞的,「衛靈公」又看上曾和自己老婆有過奸情的美男子宋朝,所以,乾脆就將他召入宮,宋朝當然也樂得顛鸞倒鳳,和這對淫亂夫妻來個後宮三人行。而後,宋朝為了與南子長期廝守,竟發起政變,把「衛靈公」趕出了王宮。之後,衛侯又復國登位,宋朝只好和南子夫人出奔到晉國。誰知,這「衛靈公」還對宋朝念念不忘,便想到一個超白痴的爛理由,就是自己母后想念兒媳婦南子為由,把他二人又召回了衛國,繼續親親熱熱地三人共效于飛。

    再說,吳王闔閭自大敗楚國之後,威震中原,頓時得意非常,不但大造宮室,在都城中建「長樂宮」,更在姑蘇山上,建築高臺華閣,極盡奢侈之能。這年,世子的妃子過世,伍子胥這時已官拜相國,他建議吳王可為世子向齊國聘婚,以修吳齊之好。不久,齊國便將公主少姜嫁至吳國,誰知,少姜嫁到吳國才幾個月,就病死了,而世子也在幾年後,相繼過世。眼見國無嗣子,吳王和伍子胥商議後,就立了世子與元配妃子所生的長公子夫差為嗣君。
    公元前496年,越王允常逝世,新王勾踐即位,「吳王闔閭」竟不顧伍子胥反對,趁越國國喪,親自領兵伐越,越王大驚。吳越兩軍大戰於檇李,各有勝負,最後,勾踐以犯人死士為前鋒,直衝吳軍大營,吳軍大亂。亂軍中闔閭重傷,兵敗而逃,就在逃回吳國的途中,一命嗚呼。之後,夫差即位,仍拜伍子胥為相,更循「齊桓公」之例,尊稱其為「仲父」,每每要兵士在自己出入宮廷之時,便齊聲大喊,大王,你忘了越王殺先王之仇了嗎?!以此告誡自己,莫忘了國仇家恨。服喪三年間,吳軍練軍屯糧,吳王自律生活,只待雪恥之機。

    公元前494年,孫武已辭官歸隱,夫差祭告太廟後,遂以伍子胥為大將,伯嚭為副將,傾全國之兵,從太湖取水道,直攻越國。眼看大軍壓境,深知夫差誓懷報仇雪恥的必勝決心,其軍威恐難抵擋,故而,越國大夫范蠡文種皆勸越王暫時以求和為要。這勾踐自恃三年前大敗吳軍的得意,硬是不從,隨即發兵迎敵。果然不出二大夫所料,兩軍初會,越軍便被殲滅了大半,再戰又折一半,最後,勾踐和剩餘的千人殘軍,竟統統被圍困在會稽山上。這時的勾踐終於知道吃到羹了,垂頭喪氣的自責不已,文種再提求和之議,越王無奈地也只得答應。文種連夜派人密告守在都城的范蠡范蠡立即準備了絕色美女數名,白璧二十雙,黃金千鎰,並偷偷地將這些東西,送到了吳軍副將伯嚭的營帳之中。
    這伯嚭生性奸佞,貪財又好色,見范蠡帶了美女和財寶求見,立即召他入帳。范蠡一見伯嚭便跪地道,我家大王,年少好勇,不知輕重,以致造成今天的下場。現今,他已悔恨莫及,願舉國臣服於吳王之下,但怕吳王不肯,故而,先來求大人,希望借重吳王對你的寵信,能美言幾句,倘若能成,後謝自當更豐更盛。伯嚭道,越國已是我軍囊中之物,待我軍攻入都城,美女財寶盡歸我國所有,何必現在受你這些小恩小惠。范蠡又道,我軍在都城中尚有守兵上千,若吳王強攻,縱使不能抵抗,也要將金帛財寶盡毀,絕不落入貴國手中。即使有些未被毀掉,也必是歸吳王所有,豈有大人的份。伯嚭想想,也是有理,便收下獻禮,然後,帶著范蠡去見了吳王。
    吳王一見范蠡,知道了來意後,勃然大怒道,越王和寡人有不共戴天之仇,怎麼可能答應他的乞和!伯嚭立刻道,越國雖得罪了大王,但如今已知其大錯,越王願做吳國下臣,更願將越國的寶器珍玩,進貢給大王,所乞求的也不過想留一宗祀血脈而已。若我國接受越國投降,不但收穫甚多,而且可以彰顯大王的英名,對大王往後稱霸中原諸侯,可說助益良多,這等名利雙收的好事,大王何樂而不為?吳王細思了片刻後,轉向范蠡道,勾踐若肯隨我回吳國,侍侯寡人,寡人便答應他的乞和」。范蠡立即叩拜道,既為大王之臣,死生盡在大王手上,若能服侍大王左右,更是越國上下的榮幸。范蠡領了承諾,便直奔越營而去。

    伍子胥聽到范蠡求見吳王的消息,心知大事不妙,立即直奔吳王營帳,力勸夫差千萬不可答應越國求和。伍子胥道,今日我若不滅越國,他日,越國必滅我吳國,況且又有先王的大仇,不滅越國,何以面對先王之靈,大王千萬不可答應乞和。聞言,伯嚭立接道,相國和楚有殺父兄之仇,都能放楚國一條生路,難道大王就不可以放過越國嗎?莫非,只有你才配有仁心,大王就不可以有?!吳王一聽,語氣安撫的對伍子胥道,伯嚭所言有理,寡人心意已決,相國暫且退下,不必再言。伍子胥氣得瞼色一陣青,一陣白的怒向伯嚭道,我真後悔當年沒聽被離的話,如今竟為吳國添了一個亡國的大佞臣啊!
    同年五月,勾踐在都城祭告完太廟,便領著范蠡和妻妾宮女三百多人來到了吳國。吳王便在闔閭墓旁,建了一座石室,讓勾踐夫婦和范蠡住在裡面,並負責養馬之職。每當夫差外出,勾踐便做吳王的馬伕,吳國人看到越王為自己的大王牽馬,都得意的鄙視大笑,但勾踐卻毫不在意,只是默默地服侍著吳王。伍子胥見狀,不禁仰天長嘆的道,勾踐為人陰沈奸險,心機極深,又能忍辱至此,今日若不殺他,他日縱虎歸山,必是我吳國亡國之日啊------。日子,就這樣過了兩年。
    這日,吳王久病不癒,正是心煩,侍衛告之,勾踐求見。勾踐入得宮來,跪拜道,賤臣聽說大王久病不癒,可否讓賤臣為大王效勞?吳王問如何效勞,勾踐道,不知病源,就無法治病,請大王令侍衛將所排糞便,讓賤臣觀之。吳王不明所以,但仍令左右提來便桶,只見,勾踐看了看桶中的穢物,隨即用手指沾了些糞便,用舌頭舔了舔。吳王一看,便是露出噁心之色,一會兒後,勾踐將手指在身上擦了擦,向吳王要了筆簡,就在簡上寫了數行字,再交予侍衛後道,賤臣方才已將大王洩物的味道與顏色,書於簡上,大王將其呈於太醫,就能依賤臣所述,斷理病情,對症下藥,說完,便是叩頭請去。如此嚐糞,連續數天後,吳王病情果真痊癒,他不禁被勾踐的行為,深深感動。接下來的時間裡,吳王派人偷偷盯著勾踐的生活起居,發現他劈材養馬甚是勤快,一如其它奴隸下臣般,毫無怨言。就這樣,過了怎個月後,吳王突然興起了放勾踐回越國的念頭。

    身居賤臣三年,這日,吳王終於決定讓勾踐返國,伍子胥苦言相勸,仍是無用,直氣得大病了一場。三日後,吳王設宴於城門外,為勾踐一干人送行,勾踐跪地再三叩拜,淚流滿面,直呼感謝大王恩德,但他此時內心裡的三年怨火,卻已燒亮他的雙眼。與吳王又是一番假仁假義的奉承後,一行人緩步地上了舟船,但大家的心,卻似箭般地早已飛回了越國。



   11/30/08   ANDY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