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是生命循環的必然

   有人或生不逢時,有人幸死得其所

   但終得塵歸塵、土歸土,一生了然

   最近五年間,似得瘟病般地,一班交識超過十幾年的朋友,竟爭先恐後地搶著成仙列班

   其中,有的因意外沾噩,如B先生、勳先生;有的是惡疾作祟,如猴先生、S先生、德先生,或有的是此款生活無味,換個人生爐灶重起,如波小姐、妹小姐

   更甚者是空氣髒污以致懶得呼吸人間穢氣,直去吸取仙氛的,如銘先生、欽先生、M先生(小姐?)等

   筆者一直是個生離抽心,死別坦對的「異類」(親朋好友如是說),所以對於友人諸眾的歸位,除了不捨外倒還輕淡

   也因為這些逝者的緣故,讓筆者在幾年內就頻繁地光顧了多次眾仙友的列班儀式(國民路都熟門熟路到可以閉著眼就走到了)

   其間,對於那些送往儀式的繁瑣窠臼,實感不耐(以前就是,那陣子尤是)

   尤其是對逝者生平的誦訃更是令人直呼驚奇至大倒胃口

   有鑑于此,筆者特將數年前若有所感卻是心緒無聊下所書的一文翻箱倒出,錄記於此

   他日筆者若有幸與諸舊友仙班同列之時,懇請凡塵友親但見此文者屆時以其為訃,則下學心滿溢謝也,哈


《如果我死了》
 

   如果我死了   請給我一個吻

   讓我記住你們唇邊的溫柔

   不要哭   那彷彿是對我要下地獄的心疼

   不要笑   我會覺得那是對我上天堂的一種不屑

   別太鋪張   三百人的公祭場面肯定上頭版

   可也別太寒愴   和我有過溫存的都到場就夠了

   別讓一些人來假惺惺   我可不想聽一些

   用語言自責來換取內心自贖的告白廢言

   也別請人唸阿彌陀佛

   除非他們可以R&B



   如果我死了   請將皮囊燒成灰

   不要供于塔   也別灑向海

   分裝數小包   有情者隨身帶

   讓我在你不正經時  同你撒野

   在你心煩落寞時   嘲你幾句

   恨我的   這下可少了個生活情趣

   疼我的   周遭有更多需要你們的

   至于中間選民   回家三炷香

   慶幸我沒活在你們的生命中

   不信   十八年後再試試




   如果我死了  日月照昇照落

   紅塵悲歡依舊   飲食情愛照常  不變的還是不變

   所以   人間苦就煩活著的多擔代一些

   感謝生命   走了一遭值不值得已無謂

   也感謝死亡   所有記得的不再縈心

   別向我求願   我的靈仍是固執自私的天蠍

   也別談論我   各自片段的拼湊增加的不會是更多的暸解

   允許偶而想起我   但也只可偶而   免生怨煩

   容顏之外的情事風月   塵歸塵   土歸土

   可以偶而夢到我   屆時絕不會吝嗇和你們分享不同世界的情色




   如果我死了   就當這番無聊是訃文

   見者當時時頌于心   雖不添榮祿但保心安

   大半生追求當下   狂妄之心   常擰了這向來不屑的人世

   但   更多的是   負了這人世間的真心俗情

   如何了得   問天便是

          2007/06/18






   14/06/28    Andiger




★★★燒貨美食場場大螢幕直播世足賽事★★★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