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要在花謝了,才去淚懷盛開的艷紅
  是否要在月弦了,才椎心對月滿的無視
  是否要在霧散了,才心念那沁臉的微涼
  是否要在鬢白了,才突憶起伊人的等待
  是否要在人去了,才在獨嘆樓空的寂寥
  是否要在緣盡了,才空悔曾粗心的錯放
  是否盯住了月亮,黎明就不會到來
  是否一了就真能百了,是否好了就真能好了
  是否那些是否,是心中早就已知的否

Andiger 14/12/07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