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多的軍旅生涯讓少尉男人學會了真正去感受和照顅別人(被整連的豬八戒阿兵哥硬生地訓練出來的),而其性格中黑白面交替互補運使的特質也在這時期越見突顯。在外島的這一年,連長爸爸信他寵他,豬八戒阿兵哥喜他愛他,少尉男人整天沐浴著一種閒散自我的愉悅;尤其連長爸爸壓根還真把他當成自己老婆一般,只准與他熱絡親近,三不三的還會跟一些和少尉男人太熱熟的阿兵哥吃些莫名乾醋(當時有些情況還真令人涕笑皆非,就不多贅述了),而對這種曖昧情愫,少尉男人倒還蠻私竊享受的。至於,黃昏時用完餐後連長爸爸常攜邀少尉男人在海邊高崖上的漫步談心,以及平常那份亦屬亦友亦袍亦侶的複雜情愫,至今,仍是他每每憶想起那段歲月時的心頭甜。而當時為了那種矇心遮眼的愉悅,少尉男人竟然還和遠在金門服役的換帖同學H君,相約要一起續簽軍職,當然,另一個動念的要素是,當時預官續簽的條件真是優渥的迷死人了!而當這斯意願在修書一封回報台灣家裡後,得到的回答是,麗華媽媽要少尉男人如果真簽了就別回家認娘親了;為怕沒了親娘失恃,少尉男人最後當然就乖乖的退役了,這是繼沒能如願唸師專改讀工專後,他人生的第二個轉捩點。而就在要搭船返台的前一晚,連長爸爸竟陰計暗使,糾集了十幾個阿兵哥假送行之名,活生死弄地將少尉男人灌死成屍,結果是,返台船班沒搭上,少尉男人又多幹了一禮拜無薪職的輔仔;而這多待的一星期間,連長爸爸時不時綻露出的詭笑,更讓少尉男人確定這件甜蜜陰謀的幕後兇手,除了他,也不用作第二人想了。這一年的7月7日,演員傅聲在香港車禍身亡,少尉男人在孤島上傷心的就差沒跳崖殉情(有點形容得誇張);日本任天堂公司發售第一款家用電動遊樂器,俗稱紅白機。洪榮宏、江蕙、沈文程、陳一郎相繼接力地開展了另一波台語歌的流行風潮,蘇芮則在黑夜中亮閃了一束不一樣的搖滾月光,耀照全台!(待續---)

(待續---)

    Andiger 16/01/31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