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年,在A男的人生中,各種重要的體驗和事件相繼登場。看著新購的住家由無至有的誕生;小妹嫁為人婦;因公司招待員工旅遊,踏足了此後似是其第二家鄉的微笑國度---泰國,其間,和暹邏Buda的初次結緣,更在他往後的生命中,不只一次地產生巨大的影響(其中細節,容後再述)。而在嚐新地衝動和當地導遊的鼓舌下,泰國浴也正式洗去了他的童貞(堅決使用這個兩個用字!)。這年某日,麗華媽要A男抽空回家議事,其因是,阿全爸不點頭A男小妹的婚事,而且是無由地拒絕。待返家詳詢後,竟是,因A男仍處單身,豈有哥未婚妹先嫁之理,這對A男怎樣都說不過去,阿全爸如是答道。此事,最後當然在A男和阿全爸的一番溝通後,圓滿落幕,小妹順利出閣。雖非己出,但阿全爸對A男長男身份的傳統認定,著實讓A男有種莫名的感動。經過此事他發現,原來,從他一開始踏進這個男人的生命那時起,這個未受過什麼教育的頑固男人,已視其為自己真正的孩子,不管是,外在或內心。愛河的水,波動著一種詭譎的污臭,其映照的是一群整晚圈圍著它忙著獵物或被獵的人們,某晚,A男也獨踽其間。這年,他在這塊與外界情感隔絕的一隅,結識了一些人,而這也讓他得以窺探了一個許久存在卻從未碰觸過的另類國度;而自己也真正去正視和面對了內心另一部份的情慾世界。那人叫T君,是個來台洽事的香港人,A男和其在酒吧一見面就彼此來電;但,刀刃兩面,距離有時是種美,有時卻又是情愛殺手,經過一年多的魚雁訴情,和T君有心飛來台灣的幾次見面相處,兩人雖談不上愛深卻滿是情濃。但最後,距離這玩意,卻也似是而非地成了兩人分手的共同默契;而香港某酒店裡的最後一次纏綿,也成了彼此最精心設計卻滿溢溫柔的告別之作。這年,在墨西哥世足賽中,阿根廷的球神馬拉度納靠"上帝之手"捧回了世足金杯;崔健於大陸北京首次演唱《一無所有》,人歌一炮而紅,宣告了中國搖滾樂正式的誕生;同年,台灣也誕生了第一個反對政黨,民主進步黨。

(待續---)

    Andiger 16/03/06
創作者介紹

Andiger☆Napuler那不勒星的行者

俺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